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客觀、不主觀拾穗

 

{\Section:TopicID=232}何謂主觀】主觀也是神兒女中的一個大難處,特別是作主工作的人,一主觀,就不能好好的作工。

         甚麼叫作主觀?主觀就是固執自己的意見,不接受別人的意見。在沒有聽人的意見之先,已經先有意見在;聽了人的意見之後,還是堅持自己的意見;這個叫作主觀。主觀就是不容易接受,不容易改正,從起頭就有自己的意見,也一直堅持這個意見,這個叫作主觀。在主沒有說話之前,在事實沒有顯明之前,在別人的理由沒有發表之前,他已經有了成見;當主的話來了之後,當事實顯明之後,當別人的理由發表了之後,他那一個成見還是絲毫不動,這個叫作主觀。主觀的根本原因,就是人的已沒有破碎。人的己沒有被破碎,所以人就有一個相當剛硬的主見,那一個主見是很不容易放棄,很不容易受改正的。── 倪柝聲《主工人的性格》

 

{\Section:TopicID=233}主觀的人不能聽話】主觀所產生的難處是甚麼呢?主觀所給人的損失在甚麼地方呢?如果一個弟兄或者一個姊妹是主觀的,那就連聽話都聽不來。我們要從聽話來學習不主觀。只有你埵戭O空的,主的話才能聽得進去,人的話才能聽得進去。如果你一個主觀的人,那就相當難。作主的工作有一個基本的要求,就是要會聽話,知道別人的事情,知道別人的難處。我們在前面已經說過,不能聽話是主工人的大難處。不能聽話最大的原因,就是主觀。因著你主觀,你堶掠齔菄漯F西那麼多,你有牢不可破的意見,你有一成不變的思想,你有你自己的話一直在那娷遄A你堶惘釦A自己的事情,所以,當一個弟兄或者一個姊妹來到你那堙A將他的重擔卸在你面前,將他的事情卸在你面前的時候,你聽了半天都聽不進去,聽了多少時間都聽不見,你不能聽人說話。這是主觀的人的難處。── 倪柝聲《主工人的性格》

 

{\Section:TopicID=234}主觀的人不能學習】主觀的人還有一個難處,就是他很不容易學東西。他堶惇O這樣的有把握,他堶惇O這樣的清楚,甚麼都清楚,他堶惇O這樣定規好了,甚麼都定規好了,他堶惇O樣樣都有意見,樣樣都有把握,那你要他學一點東西,就非常困難。有的青年人要出來作工,你要他學一點事情的時候,那簡直像要小孩子吃藥那樣難,要把東西灌到他堶悼h才行。他是滿了意見,滿了主張,滿了方法,甚麼事情他全知道,他雖然不能說自己無所不能,至少也好像是無所不知,那個時候,你要教他一點事,比灌藥給他吃還難。如果一個人連吃飯也需要灌的話,那他一生一世能吃多少飯?有的弟兄,你碰著了他,你心堶n說:「弟兄阿,像你這樣的人,在神面前要學的話,一生能學多少?」主觀的人最大的難處,最大的損失,就是不能學。你要他學,每一次都得像打架似的,也許你把他打倒了,也許他是學了一點,但是下一次又得這樣來。這是最大的損失。一個作主工作的人,基本的要求是在這堙G我這個人要不主觀到一個地步,叫我能頂快的得著幫助。弟兄姊妹,你要知道,我們所得著的幫助是從各方面來的,並且我們需要學的東西很多很多,如果我們一個月學一件,半年學一件,甚至於一年學一件,那你能夠活多少歲,你能夠學多少件?並且,主觀的人是越過越不能學的,主觀的人是越過越主觀的,主觀實在是一個大難處。

         主的工人在神面前的路應該堅固,應該正直不動。但是另一面,如果他自己的意見也是堅固不動的,自己的看法也是堅固不動的,自己定規好了就是那樣堅固不動,那這個人學習的機會相當少,一生一世沒有多大用處。我們一面需要在主面前是堅固的,是不搖動的,另一面還需要不主觀。神的兒女應當學習不主觀,在神面前容易讓神來動。不然的話,你就不容易有學習。如果你要知道你自己主觀不主觀,那只要看你學東西是快是慢,能學它或者不能學它,在屬靈的事情上能不能常常的學,多多的學。學習的攔阻就是主觀。主觀要影響你的學習,使你學不來。

在屬靈的事情上要有進步,有一個基本的條件,就是我們向著神是開起來的。我們的靈要向神開起來,我們的心要向神開起來,我們的思想也要向神開起來。向神開起來,意思就是不主觀;基本的說,就是不主觀。當然,靈向神開起來的意思,比不主觀還要深一點。但是第一步總是要不主觀。一主觀,門就鎖住了。不主觀,就是我們在神面前是軟的,是能學的,是能接受印象的。許多人在神面前很不容易有印象。要他有印象,不只需要神用鞭打他,用杖打他,好像還得神脂鐵錘打他才行。我們應當學一個功課,只要神的眼睛一動就領會。但是許多人像馬一樣,像驢一樣,非有嚼環、鞭子不領會,這個就叫作主觀。主觀的人沒有辦法學。神和他爭,神把他帶到絕路,神給他碰著大的釘子,也許他還老在那堛妍鶠A他不能在神面前一下子服下來學他所該學的功課。多少人在神面前不夠柔和,不夠柔軟,就是那樣硬,就是那樣強。他在工作上非常難,因為他一生一世不能學幾個功課,他一生一世不能有多少供應。這是一個大難處,大損失。── 倪柝聲《主工人的性格》

 

{\Section:TopicID=235}主觀的人不能明白神旨】主觀的人還有一個大難處,就是這個人不能得著神的引導。神的引導他摸不著,神的帶領他得不著。所有主觀的人,都會離開神的旨意,好像北極和南那麼離開。他要認識神的旨意,沒有這件事,因為他不像跟著神走的人。受引導,需要這個人是相當柔軟的,是能聽話的,是很殷勤的,等到神有了話,就馬上作,一點也不主觀。巴蘭的心因傾向財利而出了問題,就有了主觀的看法,他一定要去,所以他一次在神面前禱告,兩次在神面前禱告,禱告到神對他說去。一個人自己已經定規好了,就不容易明白神的旨意。我們要學習走在神旨意的路上。我們應當知道,在神旨意的路上,許多時候需要我們立即停止,許多時候需要我們立即起步。許多時候,整條的路你預備要走,但是主要你立刻停止,你怎麼辦?如果主的靈不許你走,你能不能停?主觀的人就不能停。一個學習聽神話的人,就是一個不主觀的人。一個人學習聽神的話,就要作到一個地步,神叫你走的時候你能走,神叫你停的時候你能停。你不要以為這兩句話簡單。要知道,一個主觀的人,神叫他走,他不容易走,他既走了,神叫他停,就不容易停。這就是難處。哦,有許多主觀的人,不知道要花多少力氣才能把他推動。等到他動了,那就不能使他停。有學習的人不是這樣,他在神手堿O那樣的軟,神一會兒叫他動,他就動,神一會兒叫他不動,他就不動,這樣的人才能得著神的引導。有的人需要神很重的鞭打,他才能動。等他動了之後,這一輩子不能叫他停,他總是這樣,一直這樣下去。那,神又要用很重的手才能把他停下來。他的主觀,使他不容易知道神的旨意,也不容易遵行神的旨意。

         亞伯拉罕的獻以撒,是一幅好的圖畫,就是他不主觀。神叫他獻上以撒,這如果碰著一個主觀的人,那就不容易作到,他在那堶n有許多話。他要想,我本來沒有兒子,我也沒有想要兒子,我本來覺得以利以謝已經夠了,都是你要我生兒子。我一點沒有意思,撒拉也一點沒有意思,都是你作的事。你既然作了,你怎麼又要我把以撒奉獻給你作燔祭呢?弟兄姊妹,如果碰著一個主觀的人,他很有理由拒絕這個要求。但是亞伯拉罕很簡單,他沒有難處。他信神能叫他的兒子從死奡_活。當他站在祭壇上要拿起刀來殺他的兒子的時候,神為他預備了一隻公羊,代替了他的兒子(創廿二1013)。如果亞伯拉罕主觀的話,就作難了,好像說,神一會兒叫我這樣,一會兒又叫我那樣,這可叫我不懂了。但是,亞伯拉罕沒有這麼想。他不主觀。有的人是祭壇難上,等到上了祭壇,又難下祭壇。上祭壇難,花了多少年才上去;上去了,就死活都賴在那堙C主觀的人,就是在順服的事上還是照自己的意思,所以神要他停他不能停。主觀的人,在順服的事情上是給神擠到一個地步去順服,但就是順服,還是自己的力量。你要把他帶回來,他不能回來;神的旨意要他收回去,他自己收不回去;神的命令要他收回去,他自己收不回去。

         有一件事非常特別,如果你把自己的意思擺在神的旨意堙A那麼,神的旨意可以更改,但是你的意思不能更改,你就沒有辦法光聽神的話而行。這是一個最大的難處。怎麼才能叫野馬變作馴馬呢?野馬不能騎,要訓練野馬相當難。訓練野馬的時候,需要一個很會騎馬的人,就是跳在牠身上,就是騎在她的背上,瓖牠跑,讓牠掙扎,跑得牠累了,才有方法抓住牠。那個騎在牠背上的人,總有方法不下來,讓牠跑,跑幾十里,幾百里,老騎在牠背上,等到牠知道對這一個主人沒有辦法的時候,牠就只好聽話。這樣的騎師,能夠訓練野馬到一個地步,叫這些馬跑圈子跑得十分準確。在一個很小的圈子當中,插一根杆子,用繩子把馬和杆子連起來,只要馬稍微跑偏一點,拉開一點,繩子就斷掉,如果牠跑進去一點,那根繩子就不直了。可是牠們能夠跑得剛剛好,能夠按著圓圈跑幾百次,都是那麼大,那個半徑就是那麼長。要跑到這樣的地步才能算數。從此以後,無論甚麼時候,你要這匹馬從小洞過去,就從小洞過去,你要牠從大洞過去,就從大洞過去,總是一點不敢違背你。弟兄姊妹,主要訓練我們這些野馬,的的確確是一件大事情,好像需要祂花了大力氣,才能叫我們這些人馴服下來。一匹野馬受過訓練之後,牠所失去的就是牠的主觀。一匹野馬能夠被訓練到一個地步,騎在上面的人稍微動一動,牠就知道,要牠跑就跑,不只一圈、十圈、就是一百圈、幾百圈也都是這樣。

         詩篇三十二篇八至九節說:「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勤戒你。你不可像無知的騾馬,必用嚼環轡頭勒住牠,不然就不能馴服。」這是很有意思的。我們應該和騾馬不一樣。無知的騾馬能夠被人訓練到一個地步,要牠怎麼樣就怎麼樣,神的兒女在神面前受引導的時候,應當比馴馬還要快。一匹馬訓練到那麼馴了,神還是說無知的騾馬,因為最少還得在牠身上把牠打一下,動一下,勒住一下,牠才知道主人的意思。但我們乃是仰望主的眼睛,這是無知的騾馬所不能作的事。大猁爾眲O說:「我要用我的眼睛在你身上引導你。」(詩卅二8另譯)主的眼睛一動,他就知道。主的手還沒有動,只是主的眼睛一動,他就知道。我們特別要注意這堜珨〞熔晰。主觀的人,在這堣@點沒有用。弟兄姊妹,你千萬不要以為作人的問題不要緊,以為人的性情如何不要緊。請你記得,如果你作人主觀,那你不要想對神能客觀,你一輩子都是主觀的,你不能一下子知道神要你作甚麼。如果我們能作到像一匹馴馬一樣,我們以為滿足了,但是,神說那是無知的騾馬,還是不夠。總得作到一個地步,主的眼睛看到那堙A我們就走到那堙C我們知道主在那埵閉し繴N思,我們就動;我們知道主在那埵閉し繴N思,我們就停。人如果自己有意見,自己有看法,主觀,你要他坐在主面前等候主的靈,甚麼時候主一動,他就跟從,甚麼時候主停止,他就停止,那是不可能的事。許多時候,主要你停,你不能停,你沒有辦法停下來,你把你的己又擺到堶悼h。尋求神旨意的人,必須把己擺在外面;遵行神的旨意的時候,也必須把己擺在外面,主要行就行,主要停就停,我們的己都是在外面。一主觀,我們就把己擺了進去,主要停,我們在那堣ㄞ鈰情C許多人就有兩個難處:起頭的時候不能動,繼續的時候不能停。這的的確確是個大難處。我們最大的難處,就是我們是主觀的人,因此神的旨意在我們身上不容易彰顯。

         所以,明白神旨意的問題,不是方法如何的問題,乃是人如何的問題。不是我們將明白神旨意的方法告訴一個人了,他就能夠明白神的旨意。沒有這件事。只有對的人,用對的方法,才能知道。人不對,就是方法對,還是不能知道。明白神的旨意,乃是你人是甚麼種人的問題;明白神的旨意,不是用甚麼方法來明白的問題。這不是說,明白神的旨意沒有方法。這乃是說,要明白神的旨意,問題是人到底如何。如果人不行,那就甚麼方法都學得來,還是不行。必須在神面前是不主觀的人,是經過神的對付,把主觀打碎了的人,沒有自己意見的人,這樣,神一動,他才能知道。如果你不能柔軟的被神動,或者不能柔軟的被神停,那你就不能明白神的旨意,也就不能作神的僕人。神的僕人,是在甚麼情形之下都能被神的旨意轉動的;外面甚麼厲害的要求,甚麼厲害的話,他都不管,不是他的事。這一種容易被神更改,容易被神停止,容易被神帶領,是神對於作工的人基本的要求。因為只有這樣,神才能把人帶到一個地步來行走祂的路。── 倪柝聲《主工人的性格》

 

{\Section:TopicID=236}對付主觀】關於主觀的問題,我們還要講一件事,就是,只有被神對付而不主觀的人,他才能對付別人,才能被主帶領去作對付人的人,神不能信託一個主觀的人,神決不能信託他。主觀的人不只自己不能遵行神的旨意,主觀的人也不能叫別人遵行神的旨意。如果把主觀的人擺在工作上,叫他去帶領弟兄姊妹,那結果是:一分主的旨意,能夠加上十分他自己的意思。主觀的人要人聽他。人如果不是被神帶到一個地步,沒有意思叫人聽他,他那個人是不能用的人。我們應當被神打破,被神打碎,打到一個地步,決不願意要任何人來聽我們的話。我們不干涉人。個人的生活,個人的見地,我們都不干涉。我們沒有意思要干涉任何的人,我們沒有意思要干涉任何的事。一個事奉神的人,必須被神帶到這樣的地步,才能被神用來代表神的權柄說話。不然的話,有很大的難處:神的權柄在他身上,他卻要實行他自己的主張,他就變作神眾兒女中間的大臣,他就變作神眾兒女中間的師傅,他就變作神眾兒女中間的父親。主說:「……外邦人……有大臣操權管束他們。只是在你們中間不可這樣。」(太二十25-26)人若不是被神摔破,沒有自己的主張,沒有自己的要求,沒有喜好作私下特別喜歡作的事,那就神不能用他,他靠不住。如果神把自己的羊託在他手堙A他會把羊搬回家去。有許多人,神不能把人託給他們,神不能把人擺在他們手堙C如果一個人要走他自己所要走的路,他就沒有辦法帶領人走神所要他走的路。我們的弟兄保羅是這樣柔軟:他自己是獨身的,他在神面前也知道守童身比結婚好,但是他從來沒有說結婚壞。弟兄姊妹,你看我們的弟兄是何等的受約束。如果是一個主觀的人,他的主觀從來沒有被打破過,那他就要所有的弟兄姊妹都守童身,就要所有的人都不結婚,就要說每五一個人結婚都不對。主觀的人很容易這樣作。但是在這埵酗@個人不這樣,他能夠自己守住他自己所作的,他也知道他守住的價值,但是他也容許別人走另外的路。他盼望別人能免去身體的苦難,但是他也贊成別人結婚。在這埵酗@個人,他在神面前是堅強的,但是另一面他又是柔軟的。等一等,當有人在那婸#n禁止嫁娶的時候,雖然保羅自己是獨身的人,但是他說禁止嫁娶是鬼魔的道理。

         弟兄姊妹,你要學習站在這樣的地位上。你決不能因著你個人是這樣感覺,就把一個真理推到過分大的地位上去;也不能因著你個人是那樣感覺,所以就絕口不講。你自己的感覺不在那堨炙k神的真理,你就能作工帶領人跟從主。那個基本的條件,就是你這個人的主觀要完全被打破。你的主觀如果那麼重,神如果把祂的工作託給你,那你不知道要作到甚麼地步。那是可怕的事。你隨便在那塈@,你隨便在那婸﹛A是可怕的事。我們應當學習不干涉人,我們決不能用主觀來干涉任何人,來作任何事。神不干涉人的自由意志。分別善惡樹的果子擺在伊甸園堙A神說不可吃,但是神沒有用火劍圍起來不許人吃。如果神把創世記第三章堛漱齞C能擺到第二章來把守分別善惡樹,那麼人就永遠不會犯罪了。神很容易這樣作,但是神不作。神說:「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但是,如果你要吃,那是你的事。

         我們要學習不把自己的意思駕馭別人。甚麼時候人不願意聽你的話,你就把話收回來,不勉強人聽。你在神面前有負擔,你告訴了弟兄姊妹,他們如果聽就好,他們如果不喜歡聽,就收回來。不要把你的意思強加在別人身上。神沒有這樣作,我們也不要這樣作。如果人要背叛神,神也讓人背叛祂。如果人不聽你,你為甚麼要勉強他?你要學會不勉強人,讓人不聽你。如果你在神面前學功課,你就很自然的讓人。我們不勉強人來聽我們的話,來接受我們的意思,我們不勉強人得著我們的幫助。我們雖然看見自己的功用,但是我們不勉強人來得著我們的功用。神決不勉強任何的人,我們也不勉強任何的人。所以,在神的工作上,決不能主觀,決不要任何的人都聽你的話。要學習在神面前小心。因為人越要聽你的話,你的責任越大。你一講錯了,你的責任多大。不是人聽你的話,你歡喜就可以了事,你要記得,這個責任是了不得的大,那是太大的事。如果人肯聽你的話,而你的路不夠準,你對神的旨意不夠分明,那真是瞎子領瞎子,不只是跟著瞎子跌在坑堙A而且是兩個瞎子一同跌在坑堙C千萬不要以為他是跟從的人,所以他跌倒,你是帶領的人,你就能勉強不跌倒。瞎子領瞎子,兩個都要掉在坑堙C你不要以為很便宜的能夠對人說話,很便宜的能夠教訓人,很便宜的能夠告訴人。這是怎麼作的,那是怎麼作的。你作了多人的師傅,叫人作這個,作那個,結果兩個人都跌在坑堙C所以要學習,要學習敬畏神,學習知道說,越有人肯聽我的話,我越應當戰兢恐懼聽神的話。我如果在神面前有一百二十分的把握,我還只能說七十分八十分,因為我怕我也許會錯。越容易說重的話,就越在神面前不重。越以為靠得住,就越靠不住。所以你千萬不要以為人能聽你的話就好,不是說,人聽你就是好事。人聽你的話,你怎麼辦?你要把人帶到甚麼地步?你要看見,你的責任是多大。所以要學習,學習作一個不主觀的人。主觀的難處,就是喜歡人聽他的話;主觀的人喜歡別人聽他的話。你喜歡你的意思變作別人的方向,你喜歡你的意見變作別人的亮光。但是你要知道,你的意見不是別人的亮光,你的意思不是別人的方向。要學習不拉著人來走前面的路,要學習不壓著人來跟從你,要學習不壓著人來順服神。弟兄姊妹肯和你一同走,感謝神;弟兄姊妹要揀選自己的路的時候,讓他揀選。我們決不應該有意思來抓住人跟我們走。應該讓人去,也應該讓人來。認識神的人有一個特點,就是沒有意思勉強人聽從他。

         一個主觀的人,就不能這樣作。主觀的人,聽人的話也聽不來,也不能受神的引導,他自己也沒有甚麼好學,同時,在工作上,神不能信託他。我們在神面前如果甚麼都定規好了,我們就找不出神的定規。只有柔軟的人才能找得出神的定規。要有多少的擺下,才能知道神在這埵閉し穧捕N。一個人如果沒有學習作一個不主觀的人,而是自己在那埵釵菑v的意見,有自己的道路,有自己的意思,有自己的道理,這樣的人,神的工作一擺在他手堙A教會馬上分裂。教會的分門別類,都建造在人的主觀上。許多人只能作個人的工作,不能作教會的工作。許多人只能知道個人的事奉,不能知道甚麼叫作身體的事奉。許多人從來沒有遇見過權柄,所以他也從來不能作權柄。許多人自從他作工起,到今天為止,他從來沒有服在另一個人的權柄底下過,自然而然,他不能被神設立作權柄來帶領人。弟兄姊妹,這一件事情,你特別要注意,當一個年輕的弟兄、年輕的同工出來的時候,你總要試驗他一下。一個主觀的人,總是自己是頭,同時也要作別人的頭,總是把他的意思壓在別人身上。一個受神對付的人,他有一種情形,不是不忠心,也不是不說話,他也忠心,也說話,但是決沒有意思勉強人,決不要把自己的意思壓在別人的身上。一面他從神那堭o著自己的堅固,但是另一面他又不主觀,他不要主觀的勉強別人。每一個人都有自由來順服或者不順服神。我們不能勉強任何人作任何事。人在神面前有他自己的責任。所以要學習常常給人有揀選的機會。盼望你能夠成為一個柔軟的人,常常給人有機會去揀選,常常問人說:你要挑選甚麼?我們作工,要作到一個地步,把那條路擺在人面前,人要挑選那條路,是他自己的事。在任何的事情上,給人自己挑選。我們要盡力量學習不替人挑選。── 倪柝聲《主工人的性格》

 

{\Section:TopicID=237}柔軟的人才能承擔神託付】主觀的人,在頂小的事情上都看得出來。可以說,主觀是一個性情,主觀是一個習慣。你在神面前,如果學了主觀被破碎的功課,你馬上在平日的生活堙A在許多零零碎碎的事情上,都能夠看見清楚。一個主觀的人,在任何的事情上都主觀;一個主觀的人,就是喜歡支配人;一個主觀的人,就是喜歡有意見;一個主觀的人,就是喜歡謢命令,要人作這個,要人作那個;一個主觀的人,任何事情他都知道怎麼作。一個青年人出來事奉主,你只要把幾個弟兄擺在他一起,你馬上看見他主觀不主觀。當他一個人在一個地方的時候,你看不出;當兩個人在一起的時候,你就看見,主觀的人馬上駕馭別人。吃這一個好,吃那一個不好;穿這一個好,穿那一個不好;睡這一個好,睡那一個不好……他一直在那堸礅驤o樣作好,那樣作不好。他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的。只要兩個姊妹住在一個房間堙A你就能看見,有沒有一個姊妹在那堨D觀。兩個主觀碰在一起的時候,就不能過下去。一個主觀才能過日子,兩個主觀不能過日子。這不是說,從今以後,我們甚麼話都不要說。工作上有難處,有的人出事情,我們不能作一個不忠心的人。我們乃是說,我們說了話,如果人不聽,那就不勉強他。我們說了人不聽,我們不受傷。有許多人的意見是這麼寶貴,人不聽,他們就受傷。這是主觀的人的感覺。許多話,為著忠心的緣故還要說,但不是為著好管閒事,不是有一個脾氣,有一個習慣專門喜歡說話,也不是一天到晚碰著事情就說話,乃是因為這一次碰著事情需要說話,所以要說。不是一天到晚喜歡說,也不是習慣要說。如果一碰事情就說,沒有受教而說,那是錯的。神沒有立你作眾人的師傅。有的人是習慣了說話,習慣了教訓眾人,這明顯是主觀的人。一個人主觀的性情不被打破,就不能作工。

         主觀的人不一定是忠心的人。一個忠心的人說話,是因為需要說話。一個忠心的人說話,不是因為喜歡說話,不是因為他有說話的慾。忠心的人說話,是因為怕人錯了,忠心的人說話,不是因為有情慾要說話。忠心的人如果被人棄絕,他也不難過,他可以不說。主觀的人卻完全兩樣。主觀的人有情慾要說話,他不說話覺得難受。他有一個習慣,碰著事情就說,非說不可。你看見嗎?主觀的人說話,乃是因為他這一個人是好說話的,他喜歡把他的意見加在別人身上,他的意思就是眾人的軛,他要人聽他的話。主觀的人的意見如果被人輕看,不接受,那他真難受。弟兄姊妹,主觀的人與忠心的人完全不一樣。我們不是不要作忠心的人。有許多時候,不開口,不說話,那不對。你必須分別甚麼叫作忠心,甚麼叫作主觀。一個主觀的人,就是喜歡管別人的事;一個主觀的人,就是喜歡人聽他的話,在許多事情上老在那堣銊t人,要這個人作這件事,要那個人作那件事。他的方法是第一個方法,他的方法是最好的方法,他的路是最準確的路,人都應該往這條路上走。許多主觀的人,受不了別人和他兩樣。弟兄姊妹,你要知道,世界上最小的人,就是主觀的人。只有當你在神面前受對付的時候,當你的主觀受對付的時候,你才能夠作一個大的人。只有大的人才能忍受與他不同的人。主觀就得統一,主觀就得一律,主觀就沒有辦法忍受別人的不同。所以,如果把兩個主觀的人擺在一個房間堙A你就看見,這個房間不平安。他有意見要這樣作,另外一個有意見要那樣作,那麼一個房間就要而了爭鬥。這一個人背他的十字架,那一個人背他的十字架,兩個人都在那堶I十字架,兩個人都在那埵傢瓥B。這是兩個主觀的人。有的時候,一個主觀的人,總是把整個事情拉在手堙A要自己建立作神子民的首領,這一件事該怎麼作,那一件事該怎麼作,他馬上在那堜w規。所有主觀的人,連小的事情都喜歡干涉,都喜歡過問,都喜歡支配。這是基本上的難處。我們知道一件事,就是神不信託這樣的人。我們沒有看見神信託過一個主觀的人,神沒有辦法用這樣的人。我們沒有看見一個主觀的人路走得深的,因為他那個性情不是受教的性情。一個性情是不受教的性情,那就不能學,那就沒有用。

         主觀的人就是喜歡管事情,出主張。人一主觀,作神的工就有大難處。不只他不能學,不只神不能信託他,並且他已經把他所有的力量都花在他的主觀上,他沒有力量能再花在神的工作上了。一個人在那堣z涉別人的事的時候,他忘記了他自己該作的事,因為他的工夫都花光了。一個人把別人的葡萄園看守好的時候,他自己的葡萄必定沒有看守。弟兄姊妹,我們沒有空餘的時間來主觀。神擺在我們手堛滿A有夠多的職事,有夠多的責任,有夠多的事情要我們作,我們沒有空去管那麼多的閒事。我們要集中力量和時間作自己所該作的事。我們已經夠忙了。只有荒廢了神的工作,丟棄了自己在神面前責任的人,才有那麼多的工夫去對付那麼多別的弟兄姊妹的瑣事。很清楚的,所有主觀的人都是丟棄神所規定他作的工作的人,都是把自己的事荒廢不作,而一直管別人的事的人。如果一個作工的人不作他自己的工作,而去管別人的工作,他的工作就一定是老作不好的。一個主觀的人,在主的工作上,無論如何不能作好。神不能信託他,就是信託他,他也不能作。一個人一主觀,就很難叫他不主觀,因為他那個主觀的脾氣已經養成了,在他身上,事事處處都是主觀,不只在神的工作上是主觀的,並且他個人的生活也是主觀的,他對別人的事也是主觀的。主觀的人在世界上,實在是夠忙的人,甚麼他都要管,因此他在神面前不能走正直的路。甚麼事情都有他的意見,甚麼事情都有他的看法,甚麼事情都有他的作法。這都是屬靈上的難處,這都是屬靈上的攔阻。我們要求主說:「主阿!求你施恩給我們,叫我們在你面前變作一個柔軟的人,不只在你面前柔軟不剛硬,就是在弟兄姊妹們面前也能夠柔軟不剛硬。」保羅就是這樣的人。「他的信,又沉重,又厲害。」保羅講到在神面前的見證,他的話是又沉重,又厲害;但是等到哥林多人看見保羅的時候,卻說他是「氣貌不揚,言語粗俗的。」(林後十10)保羅對於所持守的見證不能放鬆,所以他的話又沉重,又厲害;但是保羅遇見人的時候,他是一個柔軟的人,沒有那麼厲害。弟兄姊妹,你要學習分別這一個:你在職事上是厲害的,是沉重的,但是你個人決不是主觀的。有的人傳基督是出於好意,感謝神;有的人傳基督是出於嫉妒,也感謝神,因為無論如何基督究竟被傳開了(腓一15-18)。你看見那個平衡嗎?人和我們走一條路,感謝神;人不和我們走一條路,有另外的路,我們都是弟兄,都是姊妹,我們心堣@點不作難。我們要維持那個平衡。在見證上要忠心,在作人上要一點不主觀。忠心的人不主觀,主觀的人不一定忠心,兩邊要分清楚。

         總而言之,主觀不是別的,主觀就是一個沒有破碎的己。所以,弟兄姊妹,你需要在神面前求主把你打碎。在別人身上也好,在你自己的事情上也好,求主不讓你這個人有任何的主觀。主要把你整個人打癟了,你才能作一個柔軟的人。不然的話,多少總是主觀的。有的人厲害,有的人不厲害,總是在那埵雪N見,總是在那埵鹵鴘k,總是在那堶n支配人。所以你總得在神面前讓主對付你,總得有一次厲害的對付把你打癟了,叫你被打倒一個地步爬不起來。這樣,當你碰著任何事情的時候,你能夠在見證上忠心,你也能夠讓人揀選聽你的話或者不聽你的話。你不是每一次都說話,下是那樣作許多人的師傅,不是那樣要說話,要出主張,要替人定規,要教人作,要支配人的工作。弟兄姊妹,我們在職事上應當剛強,但是我們要學習在神面前作一個溫柔的人,我們不要主觀。── 倪柝聲《主工人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