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和平、平安、安息例證與靈感集錦

 

【莫負魔鬼的軛】有一個女信徒,她的財產有十萬左右,家道可謂富足。一次,坐了十個銅板的人力車到禮拜堂來禮拜,即覺心痛,捨不得那十個銅元,以致道也聽不進去。又一次,有幾位教友,路過住宿在她家裡,吃了幾餐飯,她竟幾夜不能睡覺。至於要她捐獻,那就難如登天了,她的銅元簡直比車輪大。所以這種苦況,都是魔鬼的軛,因為從魔鬼來的,都是使人痛苦。魔鬼最怕神的兒女們常常喜樂,進入安息去。魔鬼總不喜歡人站在「人」的地位上,不是叫人太高,高得比神還聰明;便叫人太低,低到比誰都可憐。所以一負了魔鬼的軛,不是矜驕,便是灰心。不是覺得我比誰都不如,便是覺得我比誰都強。——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遇風浪仍然歌唱】衛斯理三十二歲時,父親死了,即離英去美,在過大西洋的船上,遇見一班弟兄宗的教徒。這無異遇見了一個宗教上的比試。平時他在英國看見的是一些死沉沉不如己的信徒,此時遇見這一羣真熱烈的弟兄宗信徒,就不免相形見拙了。那一天海上風大,驚濤駭浪,向船上衝擊。衛斯理寫當時的情景說:「德國的弟兄宗信徒們正在禮拜歌唱,忽然一陣大風將大桅吹折,巨浪覆蓋在船上,遍船是水。英國旅客大慌,可是那一隊德國人,仍然照常唱下去。我問其中一個德國人說:「你不怕嗎?」他回答說:「謝謝天父,我不。」「我們的婦女和孩子都是不怕死的。」於是我便走向那些在哭號,震顫的人當中,告訴他們在試驗期中,敬畏神和不敬畏神的人的分別。——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船長的鎮靜】一隻大輪船,橫渡大西洋,海中遇見狂風巨浪。乘客大驚,婦女小孩隨著船隻傾斜而跌跌撲撲,哭泣叫喊著。正當那時,船主下來,看見這恐怖的情形,不免好笑。他知道他的船極堅固,能夠沖過任何大的風浪,他是老手,在海上過生活凡四五十年了。乘客見船主那般鎮靜,於是全船的人都放心下來。

海天仍然是一樣的黑暗,狂風大浪並未減弱,因一人的信心,叫全船的人發生盼望。心中有盼望,面呈平安喜樂。這樣看來,信仰是多麼重要的事,你自己信神,因而發生了力量和盼望,你就不知不覺幫助了別人,也安慰了別人。——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黃昏歌史話】「與我同居,時光漸近黃昏,星沉月暗,惟主與我同存!親朋有時也難慰我歎籲,我惟賴主,求主與我同居。」

這首「與我同居」(Abide With Me)的黃昏歌,就路加福音二十四章二十九節說的:「時候晚了,日頭已經平西了,請你同我們住下吧。耶穌就進去,要同他們住下。」

一八四七年的一個禮拜傍晚,落日晚霞下,在英國的一個小村落的禮拜堂內,一個老牧師扶病起來燃燈寫字,他不是寫講章,因為他有病,明天要離開這小村子,往義大利去養病。早上離別的講道換來了許多村人的眼淚,捨不得他,愁苦不知怎樣度過。回憶為主工作數十年,從大城至鄉村,從這教區到那教區,最後來到這小教會,鄉下人,漁夫,兵士,偶然有幾個客人。捨棄了自己的家鄉,文化(他是真蘇格蘭人)背上十字架,走進了工作區域,努力直到睡在病榻。……唉,往事不堪回首!晚霞日暮,他在花園中徘徊回思,心中正享受平安與靜美的當兒,忽然主說:「時候晚了,日頭已經平西了,請你同我們住下罷。耶穌就進去,要同他們住下。」是的!主與我同居,燈光下這詩就產生出來了。

這老牧師名李特,生於一七九三年,卒於一八四七年。當他離開這村子後,就在義大利逝世。臨終前,他手指天上說:「平安,喜樂。」

流行的詩譜,卻是孟克在一八六一年作的,和李特的詩極為調和。孟克時一愛主熱心的人,在教會領音樂四十年。他這歌譜是在他極大憂愁中寫成的,唱詩應低而柔。他太太追憶作譜時的光景:「我們一同望著落山的太陽,最後的金光消逝了,他就拿起紙筆,草下了這首傳誦全球的詩譜。」——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音樂可以陶養人的性情】中國的至聖先師孔子,對音樂極為注意,「子在齊聞韶,三月不知肉味。」可見他對音樂興趣的濃厚。又說:「見其禮而知其政,聞其樂而知其德。」這是他承認音樂能陶養人的性情,與德性有非常密切的關係。所以他的六藝之教,樂居其一。

    馬丁路德深知音樂與宗教的關係很密切,他在宗教改革運動中,把聖經要道及他在信仰上的主張,用通俗的文字配著民間所流行的音調,使人人皆能誦唱。所以他改革宗教,能得到如此迅速的勝利。他說過「音樂是神給人最美的賞賜,可以叫人離開愛愁的重擔,排除惡念的迷惑。」若是你對音樂有修養,一聽別人彈琴唱歌,便知道從那樂曲流露出他的情緒與品德來。——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鐡達尼號沉沒前的樂曲】大郵船鐡達尼號在大西洋遇撞冰山,將沉時,僅救出八百人得免於難,還有一千六百人在船上不及救護,正在眾人惶然無措,與船俱亡之際,音樂隊還能莊嚴肅穆的奏出「近乎我主我父,近乎我主(Nearer my God to Thee頌主聖歌三二五首)」的調子,那些臨難的人同聲唱和,好像一大隊詩歌班與那郵船殉葬一樣。這真是音樂的偉大,才能使人的思想如此超脫。可是卑劣的樂曲,卻有誘惑人,使人的品格墮落的危險。——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面貌感人悔改】美國西部有一個著名的無神派的律師,很得社會人士的崇仰,因為學問淵博,常常著書立說,證明無神。一天晚上,他竟在一間禮拜堂裡承認耶穌是救主,要求受洗進教。一堂的聽眾很感希奇,不相信這樣一個無神論者會信耶穌為救主。於是他述說他為什麼改變信仰的原因。他說:「本城地方法院的法官戴德先生,是一個敬虔的學者,不但是我欽佩他,全城的人都欽佩他。每一次我和他討論法律的時候,常見他面上顯出一種榮光,浮出無限的平安喜樂,這是我所沒有的。我們往來,雖從不談及宗教的問題,但是我每次見了他的面,真叫我不得不承認是與他的信仰有關,城於中必形於外。我過去雖時常反對有神,而今我在他身上,既然看見了神,律師是專考究證據的,既如此,我今天晚上,就在大眾的面前承認我的信仰,從此以後,我要作一個基督徒。」——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我怎能得到這個平安呢?】某家雇了一個女傭,女主人非常性急而刁巧,因此主僕之間時有齟齬。後來女僕信了主,她心中從此滿有主的平安喜樂,脾氣也完全改變了。一次,她在廚房忙著工作的時候,她的女主人照常進來挑剔她,咒駡她,但是女僕好像不是從前的女僕,一點也不還咀。女主人看見這情形愈發大怒。但女僕仍一聲不響的繼續作她的工。女主人無精打采的走了,女僕安安逸逸的還哼了一首聖詩。女主人的氣過了,轉來對她說:「你怎麼改變了!從前你總是執拗的,如今看你卻滿面笑容,和和氣氣的,這是怎麼的一回事啊!」女僕說:「沒有別的,因我尋見了主耶穌,我的罪赦免了,所以心裡有無上的平安喜樂。」女主人說:「我能不能得到這樣的平安呢?」女僕說:「當然可以,只要你肯到福音堂去聽道。」過了一個禮拜,那家的主僕都作了服事耶穌的人,從此再無吵鬧,再無紛爭。——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在蠻荒中平安度日】太平洋中島上的土人,從前過著殺人吃人肉的生活。他們的男子,殺了一個外人,便把那人的頭殼掛在頸上,表示他是一個英雄。然而,竟有一個西人宣教士白登,在他們中間居住,當土人發現來了一個白人,便捉住他,要用矛刺他,可是白登先生一點也不怕,只笑眯眯的對土人酋長說:「神派我做的事,還未做完,我是不能死的。」酋長看見捉來的白人那麼鎮定,以為他是神,不敢動手害他,讓他自由的在他們中間居住。這種臨危不亂,心安氣靜的工夫,是因為心中有主,自然表現出無畏的精神。——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認識父神就得平安】古時有一個詩人作詩,詩中描寫有一個人;被關在一所大房子裡。這人不知道這房子是誰的,想到自己在這間房子裡,不知是土匪綁來的,還是被朋友請來作客的。他滿心害怕,東張西望,因為他不認識這房子的主人,肚裡饑餓,各處房間都跑過了,看見有食物,也不敢取食。正在憂愁彷徨的時候,一位老年人進來了,睜眼一看,不是別人,乃是他的父親。這時他才明白房主人是他的父親,自己並不是客人,更不是俘虜,而是家庭中的兒子。於是滿心有平安喜樂,一點也不怕了。

    朋友們!我們已經活在這世界,最要緊的,就是要認識一位元天地的主宰,就是我們天上的父親。正如約伯記二十二章二十一節說的,「你要認識上帝,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生命在神的手中】某軍官夫婦都是基督徒,軍官更熱心虔誠,專心靠主。一日,夫婦同游渡海,途中風濤險惡,小舟上落不定。其婦恐怖萬分,看他的丈夫鎮定若無其事。問其所以,夫笑取手槍對其婦胸際,問:「你怕不怕?」婦說:「手槍在你手裡,我還怕什麼?」軍官說:「是的,我們的生命在主的手中,我也不怕,因為他是我的救主,我的好朋友!」——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榮光滿面】有一女信徒,在天路上日有長進,年勝一年,時常榮光滿臉,充滿喜樂。人問她是什麼緣故?她說:「我每逢順境的時候,時常謹慎,不忘記求主修理我;遇逆境時,我知道是主修理我,雖是痛苦卻仍發出感謝的心,比在順境時還要多有安慰。」

    枝子若閑懶不結果子,白白的消受樹幹輸來的養分,簡直是羞辱樹。若是果實累累,那就是樹的榮耀。結果,乃是一種自然的事,不須要努力,不須要強迫,只要按時候結果子,時候到了,就要收成。信徒的善德,只是像結果子那麼自然。所以不要懼怕不能結果,平安,喜樂,也是果子,只要省察自己是否連屬在主的身上。——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安息的心】生在這苦難的世界,人人莫不求有一安心立命之地,周公戒成王之言曰:「文王惟克厥宅心。」就是說文王會把他的心,安放在一個妥當的地方,使它安息下來。這也是說:他居心遠惡,舉善。我們的心,若沒有安放在地方,就像在風雨中,露天下,漂流浪蕩一樣。孟子說:「仁者,人之安宅也。」英國詩人衞之衞說:「神是我們的家。」陳宏謀先生說:「行歸道域客還家。」這都是說我們的心也要有家。心的家,就是仁,就是道,就是神。人心離了道,離了神,就是浪子離了家。人心返本歸真原,就是浪子回頭到了家。那時才有理得心安的快樂。——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三種憂慮】有三種憂慮,要卸給神:

一、肩上的責任。在中國舊式的碼頭上,卸貨是一種又困難又吃苦的工作,用肩負擔,稱為苦力。可是在現代化的碼頭上有裝卸貨的機器,只須工人用手指一動,機器就能上下搬運。我們禱告後,重擔已交給神,千萬不可再背起來帶著走,好像卸下了,又取回來一般。

二、頭上的思慮。猶太婦女打水,水罐子頂在頭上,我們各人的頭腦中,亦有許多重擔,思慮,計畫,這一切也當卸給神。路德馬丁倡宗教革命時,經過各種險阻艱難,但卻泰然安靜,常對他的同工腓力說:「腓力,讓我們唱詩篇四十六篇吧!任憑他們怎樣反對抵抗。」

三、心上的愁苦。小兒終日未嘗不忙碌,勞苦,雖然在成人看他們是在玩耍,他們都無憂慮,因為一切仰望倚靠父母。我們也當一切仰望倚靠父神。——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和平解決】主後一九○二年,在南美洲的兩個國家,一名智利,一名阿根廷,因為兩國疆界相連,所以時常引起糾紛,這一次兩國都準備著非戰不可。當時兩國教會的牧師,傳道人,信徒和婦女們,除了努力調解外,還迫切為這事求神主持公道,免得發生武力衝突。後來,這事果然和平解決。因此,兩國的教會的信徒們,便將廢去不用的槍砲鎔化,在兩國交界相爭的地方的山頂上,建立一座二丈六尺高的大銅像,這銅像就是人人所敬仰的主耶穌基督,立在一地球型的大石球上。腳下還立一石碑,上面刻著這樣的文字:「阿根廷,智利,兩國的人民,在救主基督腳前立下誓願,永不破壞和平,此山可移,此志不改。」——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對付妄評法】從前,美國波士頓城有一個人,氣憤的跑到易敷博士家裡去,他說:「易敷博士阿!今日本城的日報,竟登了一篇文章攻擊我,大大的破壞我的名譽;因此我特來和你商議,應該怎樣對付這事,或登報更正,或打官司,或是要求他賠償名譽呢?」易敷博士低聲靜氣的對他說:「我勸你還是安靜不理他。因為看報的人,至少有一半不看那篇文章;就是看見了,也有一半人不會去讀它;就是念讀了至少有一半人不知道這事的究竟;就是知道這事的究竟,至少有一半的人不信;就是信了,在信的人中多半與你沒有甚麼關係的!」——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羊和凶獸】聖經上提到羊的次數,較任何動物為多,全部聖經,各卷都提到羊。第一卷的創世記及末一卷的啟示錄,詩篇及先知書,四福音及書信等,都說到「無瑕疵的羔羊」。羊為獻祭用,啟示錄還說羔羊坐在寶座上。至於獅虎鱷魚,聖經提到的不多,約伯記還提兩隻怪物,就是河馬和大鷹。羊最軟弱,不能自己保護自己的動物,沒有狗聰明,沒有獅子膽大,然而神卻叫這卑微的羊升高。

    據專家的考查,說地球最古時,滿山遍地,都是兇猛的吃肉動物,但是這些吃人的猛獸,現在卻減少了,幾乎看不見了。獅子,老虎,豹,狼,狐狸很少了,但是羊卻在任何地方,人都可以看見牠。——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平安在那裡?】加拿大卡加利大學(U.of Calgary)之管理學院有一設計精密地窖,叫「時代縮影」,貯藏豐富資料,記載人類過去與現代之思想、生態、科學、醫療、文藝等實況,及對未來之理想,提供千年甚至萬年後人類研究之用。此窖深埋地,與世隔絕,只有在地面上以金屬鑄刻一封致後世之信;我特別注意信之結語,那是一句祝福的話:願你們平安。

回顧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日,美太空人阿姆斯壯登陸月球的歷史鏡頭。他所駕駛的登陸老鷹號,狀如一只巨型蜘蛛,有四隻長腳,其一掛一個不袗板,上面寫道:此處是地球人第一次踏上月球的地點。我們是帶著全人類的平安來這裡的。

是的,人人都渴望平安,也努力在尋找,但平安在那裡?聖經給我們正確的答案:只有在耶穌裡,才能得到真實的平安(約十四:27)——張欽煌《小嗎哪》

 

【為和平的緣故甘願自己被人踐踏】馬丁路德說了一個很好的比喻:在一條橫跨深水河的窄橋上,有兩隻羊迎面相遇。牠們既不能轉身走回頭,又不希望產生衝突。「經過簡短的對話後,其中一隻羊伏下來,讓另一隻羊在牠身上走過,結果沒有發生不愉快的事。這故事的寓意是簡單的:如果為了和平的緣故以致身體遭踐踏,應感到甘心;然而,我所指的是身體可以被踐踏,良心卻不可以。」──《活石新約聖經註釋》

 

【魔鬼的平安】完全沒有戰爭的人,乃是個未得救的人;若我們覺得有戰爭,則證明我們已經得救。好像以色列人今時有戰爭,是表明他們已出了埃及然。設個比方說明:從前台灣和高麗,隸屬日本,自然事事都屈服於日本治下,沒有戰爭事情發生,惟中國則否,中國是個獨立的國家,倘日本無理要求,就可訴諸武力,以圖抵抗。人們雖服從魔鬼,雖很平安,然此不過是魔鬼的平安,如以色列人在法老王轄下所得的平安然。但所謂『平安』,『平安』,其實是沒有平安的。

 

【衛斯理怕颶風】衛斯理約翰未得救時,有一天他與好幾位德國傳教士以及他們家屬一同航海,船到海中忽然颶風大作,危險萬狀;可是這班傳教土以及家屬毫不懼怕。正在他們唱歌贊美之時,海水沖入船面,衝破船帆,所有的人大哭大喊,以爲不免葬身魚腹;然而傳教士們還在那堣j聲歌唱。等到風平浪靜之後,衛斯理問問內中一位,剛才害怕沒有。那人答道:『沒有,不但我,就是我們女人以及小孩也無一個害怕,因爲我們都已勝過死權了。』衛斯理立即覺得,凡是信主的人都有一種「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能夠叫他「不害怕人所害怕的。』(彼得前書三章十四節)於是他就起首尋求這個平安,直到得著。

 

【要讓基督的平安在心中作主】判斷是非最可靠的方法,除了勤讀聖經、善用神的話之外,另有一個方法是保羅所說的:『要叫基督的平安(來自耶穌的安寧心境)在你們心塈@主(即繼續不停的讓這平安當你的裁判員)(西三15)。一個裁判員會宣判:『你安全上壘!』或是:『你出局了!』當你心中覺得不安時,你就知道自己出局了――超出正常的限度;因為你的心在對你說:『你這個行為是不對的。』你甚至可憑不安的程度,分辨出你正要作的事情是否適當,是否得罪神。

 

【上面沒有雲霧】一艘大郵船正在橫渡大西洋,遇見密霧;但是船的速度仍然不減,照常猛進。搭客頗以為憂。於是召集一個搭客大會,推派兩個代表去見船主,請求減少船之速度,幷在船頭船尾加派船員值班,恐因視綫受霧阻礙,遭遇意外。船主接見搭客的代表,就托他們轉告一切搭客,不要擔心。在船的最高處,就是船主和船員站著駕駛的臺上,沒有雲霧,他們的視綫幷不受阻。

            信徒遭遇試煉、患難、困苦時,往往大起憂心,以為前面非常黑暗,渺茫,不知將要遇見什麽。但請記得,引領我們的主在上面,他是無所不知,無所不見的,只管安心。

 

【三個枕頭】有一個貧窮的女人,不但瞎眼,而且患上很痛苦的病,睡在床上已經很久了。有一位傳道人來探望她,對她說﹕“你的痛苦真是非常的。”她回答說﹕“我有一次聽見一位傳道人說,他去探望一位將死的人。傳道人問那將死的人說﹕‘你現今覺得怎樣?’將死的人回答說﹕‘我將我的頭安息在三個枕頭上﹕第一個枕頭是神的全能;第二個枕頭是神的全愛;第三個枕頭是神的全智。’我如今也照樣安息在這三個枕頭上,所以我的心安然無慮。”

 

【兩幅安息的圖畫】有兩個畫家,相約各繪一幅圖畫,表露安息之意。第一個畫家畫下一個大湖,風靜浪平,湖面如鏡;山上美景清清楚楚映在水中。第二個畫家畫下一片極大的瀑布,旁邊有棵小灌木的枝子,灣在瀑布的水中;他的頂端分枝之上架著一個小巢(幾乎被浪花浸濕),中間睡著一隻知更雀。第一幅畫僅是停滯;第二幅畫才是安息;因為要有安息,必須先有陪襯安息的對象。在驚濤駭浪的逆境中,仍能歡顏著接受,才是真正享受安息的人。

 

【一位殘廢者心中的平安】身為作家、教育家的盧雲(Henri Nouwen),在哈佛大學教書之後,搬到多倫多附近名叫"Day Break"的家。家中有十個成員,其中六個人有精神殘障,四個人正常,他們都是由於尋求基督的信仰而住在一起。其中有一位是患嚴重癲癇病的,就是廿五歲的亞當(Adam);他什麼都不能做,包括起居飲食,平常也不笑也不哭。但盧雲說:「當我畏懼消失,從心中發生慈愛時,我覺得與亞當在一起,別的工作就顯得膚淺而沒有意義了。」

       這一位身心殘缺的人所流露出的平安,對盧雲影響至深。盧雲原有崇高名譽的事業,卻因為競爭而滿了困擾與威脅,心中常常猜忌、嫉妒人,或存報復之心。但他與亞當在一起後,明白了生命不只是生活與工作。他說:「亞當的平安深植在他心堙A他的這種平安使我們活在一起像一個家。」

       但願基督的平安感動我們,使我們活在一個身體內。

 

【心境影響環境】有一次我到監獄塈G道,環境嘈雜得不得了,有些人不聽,哇哇亂叫。我沒有辦法,只好禱告,禱告完了,再講道的時候,底下的環境還是老樣子,叫喊如故。可是有一樣東西改變了,就是我的心境改變了。開始的時候他們亂,我也亂;他們在外邊亂,我在堶捷獺C等到我禱告之後,雖然環境沒有改變,我的心境卻改變了。這個非常重要,我堶惜@改變,就能夠安靜下來,你儘管亂,我還是按步就班的講,聽不聽道是你的事,講道是我的事。結果,我一安定下來慢慢講,很奇妙的聖靈就動工,慢慢的他們也安靜下來了,後來那次佈道還很成功,感謝主。你就看見我們人的「心境」會影響「環境」多大!堶惆M定外面,內容決定形式,我們堶悸漱葙狻w下來,外面的環境就被控制,這樣就能夠駕馭環境,行所當行。

 

【基督徒生活得力的秘訣】基督徒生活秘密的能力是甚麼?從那堭o來這能力呢?讓我用一句話回答:基督徒的秘訣就是他在基督堛漲w息。他的能力乃是從神所賜的地位而來的。比方一個瘸子坐在一輛機動的殘障車堶情A他只是坐著,但當車子前行的時候,他也在行。他不斷的在行,因為他繼續坐著。他的前進,根據他所在的地位。自然這是一個基督徒生活不十分恰切的比方,但可用以題醒我們,我們的行事為人基本是倚賴我們在基督堣漲b的安息。

 

【處變不驚】一位姊妹名叫王妙色,一天她到超級市場買東西,竟被一名黑人青年拿著尖刀搶劫。換做是我,早已嚇得腿軟。妙色居然面不改色的對他說:「你要錢包,我可以給你,但是我有更好的東西要給你!」妙色正要向這小搶匪傳講神國的福音,他沒料到妙色的反應如此鎮定,竟被嚇得拔腿狂奔,落荒而逃!

 

【深處的寧靜】據科學家說,最猛烈的暴風衝擊著海洋,弄得濤瀾山湧,檣傾楫摧。然而不過攪動海面數百呎深的水,海的深處卻絲毫未受影響。表面濁浪排空,內部平靜安恬。照樣,基督徒可能在外面環境上遭遇狂風駭濤,若與主交通,必能因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保守我們的心懷意念,使我們堶悼倣R安恬。

 

【真平安】有人出了個題日給兩名畫家,題目是「安靜」,要他們各畫一張表達同一意思的畫。
          一人畫了一個湖,湖面平靜,好像一面鏡子;另外還畫了些遠山和湖邊的花草,讓它們倒映在水面,也看得清清楚楚。
          另一人則畫了一個激湍直瀉的瀑布,旁邊有一裸小樹,樹上有一根小枝,枝上有一個鳥巢,巢埵酗@隻小鳥,但那只小鳥正在窩媞恅情C這個畫家是真正能瞭解安靜的真義。前面一個人所畫的湖面,不過是一池死水罷了。
          我們要做一個在瀑布聲中亦能高臥酣睡的小鳥,不為環境而衝動──
          勝利不驕做,失敗不灰心;
          光明時不自滿,黑暗時不痛苦;
          處境順適時不忘痛苦,處境痛苦時不妨怡然自得;
          在高位做事不要驕,在下層工作不要怨;
          順水順風稱心如意時,不要以為一切都順利了;
          不如意時,也不要以為一切都失望。
          這就是修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