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疾病和醫治拾穗

 

【生病的好處】疾病,是人生十字路口的紅燈,是我們暫停的時刻,使我們更懂得愛惜和保健,身體乃聖靈的殿,基督徒該懂得珍惜;疾病也是對疏忽保健者的警戒,提醒人該懂得照顧保養自己的身體,神用疾病強迫忙碌的人休息,因此,疾病是神賞賜給人的恩典。疾病,使我們體驗出人生命的短暫(彼前一24;詩九十10),使我們在疾病痊癒之後,因此更懂得珍惜所剩下的人生的光陰,妥善的運用它去創造一個更輝煌燦爤的人生。── 施達雄《邁向成熟──雅各書之精緻講章》

 

【有時人身上的軟弱是為了經歷主夠用的恩典】幾乎所有的解經家都同意,保羅在肉體上有一種軟弱(林後十二9)。有些人認為這軟弱是他失去了視力。在加拉太書他題到他們情願將自己的眼睛給他(加四15),和他親手所寫的字是何等的大(加六11)。他的許多書信並不是他自己寫的,而是由他口授叫人寫下的(羅十六22)。由於這些點,有些人就認為保羅的眼力很弱。無論如何,在他的肉身上是有一種軟弱或痛苦。由於這個,他三次禱告求主醫治他。我們知道保羅曾多次神蹟地醫治了其他的人,但現在他不能醫治自己。他向主禱告,主卻答覆這是一個機會來經歷祂夠用的恩典(林後十二9)

 

【保持健康的良方】靈命的光景和身體的興衰關係至為密切。你倘若希望保持健康的身體,就必須避免一切心靈的惱怒、創傷,和吹毛求疵的批評。要知道,發一個小時的脾氣,比做一個星期的工作使你付出更大的代價;短短一分鐘的嫉妒,比喝一杯毒液更傷身體。心靈冷靜、愉快,是健康的重要因素。溫柔、和平的心,比任何安眠藥更為奏效。我們聽到有些人說出來的話是病態的,這絲毫不足為奇,因為他們心堨R滿了厭惡、成見、疑慮和畏懼,即使最結實的身材,也會被這些因素所拖垮。基督徒啊,你如果希望保持神給你的健康和能力,就當避免那些有傷身體的因素。─ 宣信《如何保健》

 

【信徒生病了該怎麼辦】每一次,一個信徒一生病,就應該先在主面前尋找這一個生病的原因,不應該很急的在那奡M求醫治。許多弟兄姊妹一生病,第一件事就是想法子求醫治,一面又禱告好像要抓住神來醫治你。

        人必須先解決在神面前的問題,然後纔能解決身體的問題。否則,就是這一次得著了醫治,下一次還有另外的病要來。你病倒的原因,不只有罪的問題,還有撒但攻擊的問題,有時是神管教的問題,你要在神面前一一的對付,認罪,求赦免,然後求醫治。有時,神讓你有一點醫藥的幫助。

        「我耶和華是醫治你們的」(出十五16)。我們必須看見醫治總是在神的手堙A要學習仰望醫病的神!當你找出生病的原因之後,其中有一個作法,就是請教會的長老來禱告、抹油(雅五14~15)。這事的意思是,讓元首的膏油能流到你這一個肢體上來。當生命從你身上經過的時候,有的疾病就過去了。

 

【信徒對借助藥物應有的態度】藥物濫用是這時代的通病,我們不要隨便服用藥物。不過基督徒是否一定排除醫生及藥物,這是應更多思考的事。若情形特殊,而有可靠的醫生診斷,必要時服一點藥,在服藥時不要有內疚及不當的羞恥。如何正確的不用藥或用藥物,需要神給我們智慧。用藥不一定就是不靠神而靠藥,用藥有時可幫助我們能正常的靠神、榮耀神、服事神。

 

【信徒維持身體健康的一般原則】「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靈魂興盛一樣」(約參2)。除非神有特別旨意,叫我們落在疾病中,否則,身體健康乃是父神對祂兒女的心意。讓我們支取並享受神如此美好的心意。下列是我們維持身體健康的原則:

        ()將身體獻給主:「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羅十二1~2)。電腦最完美的功用,就是照製造電腦者原本的設計來運作;同樣,我們身體最完美、最有效的發揮,也是照造我們的主的原本計劃。我們身體獻給主,為主而活、為主而做,是最自然,也是最值得的。

        ()不要讓身體作罪的器具:「不要容罪在你們必死的身上作王,使你們順從身子的私慾,也不要將你們的肢體獻給罪作不義的器具」(羅六12)。我們要靠主攻克己身,叫身服我。

        ()要常喜樂:憂慮思慮不但不能使壽數多加一刻,甚至使人生命少活好幾年。差不多所有的醫生都同意憂慮不但導致各樣的心理病,也產生各樣的生理病,甚至很多癌症與憂鬱有關。相反的,喜樂卻是百無禁忌,毫無副作用的良藥(世上的良藥幾乎都是多服有害)。有專家報導說:「笑二十秒對身心的益處,勝於五分鐘的韻律操。」

        ()要適度的操練身體:人要動纔會健康,同樣,基督徒要動也纔會長進。動身體是操練身體,事奉是操練靈命與敬虔。我們要健康,也要敬虔(提前四8)。古時聖徒似乎不多注重特意的操練身體,保羅說這種特意的「操練身體益處還少」,因他們日常生活中每天長途行路,勞力的操作已得很多操練身體的益處。我們現代人幾步路都有車代步,幾層樓都有電梯代爬,操作的工作大部份有機器代勞;勞心多勞力少,導致很多人體弱多病,特別因為少動而產生現代文明人各樣的疾病。過猶不及的是,現代人若運動,不是著重娛樂性的運動,就是沉迷於激烈有害身體的競賽性運動。腓利門教授在他《活得健壯又長壽》一文中說,無數的研究指出,有氧或溫和的運動,能夠延後甚或扭轉老化現象。

        ()要建立正常的飲食和起居:飲食應多從健康觀點來思考,不要以為吃什麼、喝什麼就會靈性高人一等,或以為不吃、不喝什麼(如戒葷)就更蒙神喜悅。公義、和平、喜樂比飲食更重要(參林前八8;羅十四17)。古今中外都有諸般怪異的飲食教訓,我們不可醉心於這些怪異、迷信、神秘的飲食教訓。我們只要建立一個健康的、簡樸的飲食方式,我們的心靠神所賜恩典的原則,信心堅固不受古老或新興的怪異教訓動搖(參來十三9)。早睡早起,睡得純潔、香甜,養成正常的生活習慣,必能帶來身、心、靈的健康。

 

【精神影響身體】醫生告訴我們,來到他們那堿搵f的人,大多數都是說身體方面有毛病;但實際上影響他們健康的是情緒上的問題。許多身體方面有疾病的人很難恢復,因為他們對疾病的態度與對一般人生的態度都同樣地不健康。人是一個整體,身體與靈魂是一個人的兩個基要部份,兩者息息相關,互為關連。身體往往營響到精神與情緒,但更真實的是,精神與情緒對身體有更大的影響。

        主耶穌常用「使你們痊癒了」這個語詞,真正的健康需要有這種「痊癒」。真正的健康需要「完全」,人的各部分都要在一個整體的和諧下,纔能共同發揮作用。一個健康的人不但有一個良好的心臟和良好的消化系統,此外,他需要健康的情緒、健康的思想與健康的人生觀,這纔是一個人健全生活的基礎。內心的平和、知足的快樂與心靈的寧靜,往往反應在身體的安靜與有次序的工作中。太多的憂慮而晚上不能睡覺的人,一般來說,第二天他還是在承受痛苦。疲乏往往是由失眠所引起的。敬虔與信託神的態度,能導致更好的健康。

 

問:我母親失明數十年,而且身體軟弱多病,這是出於仇敵

答:關於“疾病”的事,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我們要從聖經裡來看這一件事。誰都承認,如果世界上沒有罪,就沒有死,當然也就沒有疾病,這是對的。在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的裡面,是沒有疾病,沒有死亡的,甚至連眼淚也沒有,因為罪完全被消除了。但是今天在地上,罪惡還存在,因之就有了各種疾病,同時死就臨到了眾人,今天如果一個人生病,我們能不能說他生病,一定是因為他犯罪的緣故呢?

在約翰福音第九章裡,主耶穌從聖殿裡出來,看見有一個生來是瞎眼的,門徒就問主耶穌說:“這一個人瞎眼,是他自己犯罪呢,還是他父母犯罪?”換一句話說:在門徒的觀念裡,疾病是因為有罪的緣故。主的門徒都是神學家,根據他們正統的神學,人有疾病,就是因為犯罪。所以他們認為這個瞎眼的人,在神學上就發生了問題,因為他是生下來就瞎眼的,怎麼說他犯罪呢?如果不是他犯罪,那一定是他父母犯罪,所以在懷胎的時候,這個人的眼睛就出毛病了。但是主是怎樣回答呢?祂說:“不是他的父母犯罪,也不是他自己犯罪,是為著顯出神的作為來。”什麼是顯出神的作為呢?因為神要在他身上彰顯祂的榮耀。

所以弟兄姐妹!雖然一般的說,地上有疾病,是因為地上有罪,但是專一的說,我們不能說一個人生病,定規是因著他犯罪的緣故。因為我們處在滿了細菌的世界,難免會感染一些疾病的傳染,那麼,我們碰到疾病的時候,應當抱怎樣的態度呢?許多人生病,他立時就要求醫治,因為疾病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這不能說錯。保羅為了他身上的一根刺,曾三次求過主。

但是弟兄姐妹!當我們身上有疾病的時候,是不是第一個反應就是求主醫治呢?我們相信主能醫治,祂不只拯救我們的靈魂,祂也能醫治我們的身體,在主不是一件難事。當那一個癱瘓的人抬到主面前,主說:“小子!你的罪赦免了!”許多人批評祂,主說:“你們為什麼心要懷著惡意呢?或說:你的罪赦了,或說:你起來行走,哪一樣容易呢?”於是主就叫那個癱瘓的人起來行走,在主凡事都能。但是當我們生病的時候,是不是頭一個反應就是求主醫治?或者再問一句話,求主醫治是為著什麼?為著要看見神的榮耀呢?或者要脫去你的痛苦?究竟你是為著神呢?還是為著你自己?

基督徒在疾病的時候,可以求主醫治,但是先要到主的面前,尋求主的心意,應當向主說,在我這個疾病上,究竟禰有什麼旨意?禰是不是要藉著這個疾病對我說話?是不是因為我有罪?如果是因為罪的緣故,請鑒察我,讓我看見我的罪,我承認我自己的罪,相信醫治就要臨到我的身上。或者我這樣的生病,有什麼功課要我學習的?在哪件事上我沒有順服禰?有什麼功課我沒有好好學?所以你用這個疾病,在這個時間,把我放在一邊,是要來提醒我。或者我這一個疾病,乃是仇敵的攻擊,如果是仇敵攻擊我,我就要靠著主,來抵擋它。

所以弟兄姐妹!當我們碰到疾病的時候,第一個反應到主的面前,去尋求主的心意,若是這樣,當疾病得著醫治的時候,我們可以從此對於主,有更深一層的認識,這是很要緊的。

關於疾病得醫治這件事,是不是每一個基督徒,如果生病求主,主就必定醫治呢?今天在基督教裡面,有兩種不同的說法,一種說法是基督徒如果生病,應當禱告,求主醫治。如果禱告有信心,病必能得著醫治,如果得不著醫治,乃是我們信心不足。這種說法,是根據聖經說:“因祂受的鞭傷,使我們得醫治。”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我們的罪,同時也擔當了我們的疾病。所以醫治乃是在神救贖裡面,十字架已成工作的一部份。既然醫治乃是十字架救贖裡面的一部份,那麼我們來到主的面前求祂醫治,我們就必定得著醫治。好像我們到祂面前承認自己的罪,祂必定要赦免我們的罪一樣。

因此,如果你有疾病,禱告不得醫治,那是因為你信心不夠,這是一種的說法。但是這樣的說法卻有困難,因為不但在聖經的記載裡,就是曆世歷代以來,有許多愛主而信心充足的人,他們的疾病並沒有得著醫治。所以我們應該這樣解說,基督徒在神面前每件事,都該根據神的旨意,我們看主耶穌在客西馬尼園裡,祂本是為著這個時候來的,是為著釘十字架來的,但是到了那時,祂卻禱告說:“父啊!不要照我的意思,要照禰的意思。”你看見嗎?就是十字架,也不是主的揀選,主的揀選乃是神的旨意。在基督徒身上,神的旨意,是遠超過一切的,連疾病得醫治,也被超過了。我們今天在神面前所要的,乃是神的旨意,神的旨意要我們疾病得醫治,我們就要得醫治,神的旨意要我們在疾病軟弱的裡面彰顯祂的恩典,我們也甘心樂意的誇我們的軟弱,好叫祂的能力能顯得完全。

究竟醫治是不是主在十字架救贖裡面,為我們成功的一部份呢?聖經記載說:“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了醫治。”但是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這一句話,不是指著身體疾病得醫治說的,不但我們從以賽亞書第五十三章的上下文,說到“因祂受的鞭傷,我們得了醫治”,乃是指著靈魂的醫治說的。並且在彼得前書,引用這一節聖經的時候,也是指著靈魂得醫治說的。彼前2:24:“祂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使我們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義上活,因祂受的鞭傷,你們便得了醫治,你們從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卻歸到你們靈魂的牧人監督了。”所以彼得引用這一節聖經的時候,也是指著靈魂得著醫治說的。

究竟主耶穌有沒有擔當我們的疾病?有!因為馬太福音第八章記載,祂曾醫治許多人的疾病,如長大麻瘋病的人得著潔淨,百夫長的僕人得著醫治,彼得的岳母得著醫治,並且祂也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到了第十七節就來一個總結說:“這是要應驗先知以賽亞的話說:祂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病。”聖靈在此把以賽亞書53:4:“祂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來了一個解說。祂是代替我們的軟弱,擔當我們的疾痛,乃是當祂在世界上活著的時候,祂醫治一切有疾病的人。所以我們知道,這一節聖經是應驗在主活著的時候,並不是應驗主死在十字架上的時候。

我們相信說:今天主還在地上醫治人的疾病,雖然這樣,但並不是說每一個有疾病的人,只要到祂面前求醫治,都要得著醫治。我們相信主,是能醫治我們的疾病。但是另外一面,明白神的旨意,是更要緊的。如果神的旨意,要我們病得醫治,我們應當相信祂能醫治我們。如果神有更高的旨意,要行在我們身上,我們也應當學習順服,這樣更能榮耀祂的名。

我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有一位姐妹,她是中國人,她的名字叫“蔡蘇娟”姐妹,她寫了一本書叫《暗室之後》,因為她患了一種病,不能見光,在大陸的時候,她事奉主,因瘧疾病的瘧原蟲進入她的脊髓,以致她的身體非常的軟弱、眼睛不能見光,一直要住在暗室的裡面。每天到夜半的時候,就要發病,需要人替她按摩,今天醫學這樣昌明,還沒有藥可以醫治這種病,她這樣的病情持續了很久很久,現在差不多是九十歲左右的人了,中外人士去探望她的非常之多,但她就在那個暗室裡面,帶領了許多人得救,當許多人去看她的時候,她傳福音給他們,帶領他們信主,許多人去安慰她,反而在她那裡得著了安慰。雖然她天天躺在床上,受肉體的折磨,但是你到暗室去看她的時候,有主的榮耀顯在她的身上。

弟兄姐妹!這是一個例子,我們能說這位姐妹沒有信心嗎?我們的信心與她比較,那就相差太遠了。但是她的疾病,始終沒有得著醫治,神要在她軟弱的身上,顯出神的能力來,顯出她的榮耀來。親愛的弟兄姐妹!若是你在疾病中,求神醫治,神醫治你,榮耀歸給祂。如果神沒有醫治,你也可以在疾病中,來彰顯神的榮耀。神定規每人的道路或許不同,但是神的旨意卻是最要緊的,如果蒙神的恩賜,要在我們軟弱的肉身上榮耀神,那該是何等的蒙福呢!── 江守道《幾點屬靈的交通》

 

【根據禁止吃血的教訓(徒十五20),基督徒可以接受輸血麼?】

    如果吃生血是神所禁止的,那麼,把別人的生血輸進自己的血管內,實在比吃生血更“不應該”,理由是吃生血仍要經腸胃消化作用,有些人腸胃不能吸收,便排泄出去。但把別人的生血(有生命的血),輸進自己的血管中,不必經過腸胃消化作用,別人的血馬上可以在自己的血(生命)中起作用。這樣看來,吃牲畜的血被神禁止,為什麼直接把別人的血放進自己的體內卻被允許呢?吃生血的人被人視為野蠻,直接吸收別人的生血,豈非更野蠻?

    如果人體內有了牲畜的生血,使人的血不純粹,不合神教訓以色列入“純粹”與“聖別”的原則;那麼,吸收別人的血,豈不是同樣不純粹麼?大家都知道血有多種血型(即A8ABo型,並多種分得更詳細的血型),吸收血型不同的血,會致人於死命,但吸收同血型的血也會改變人的性格。大量輸入別人的生血,會使自己變成別人的性格,這不是神所喜歡的事。

我認為,除非為著“救急”,不妨接受輸血,但如果為著“補身”,可以進食補血等食物,不應輸入別人的血作為補身的方法。

這些只是研究的資料,聰明的讀者可以作為參考。―― 蘇佐揚《新約聖經難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