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休閒和娛樂例證與靈感集錦

 

【電視稱王】人類第一次想到設計電視是遠在一八七三年,以後經過德、英、美三國科學家不斷研究,到一九四五年二次世界大戰後才研發成功上市。今日電視對人類之説明實在甚大,例如在資訊、交通、新聞、教學及娛樂等方面。但是它也帶來不良之影響,諸如暴力、色情、犯罪等鏡頭。既然優劣都有,則只靠自己慎選之。

    電視不僅操縱人類生活,也能改變動物之行為。約兩個月前加拿大格夫大學科學家曾做一系列實驗,將小雞放在電視機前,然後播放小雞和母雞吃飼料的錄影帶。關在籠裡的小雞立刻也吃牠們的飼料。有一回科學家先把小雞喂飽,但是當牠們看見電視裡小雞在吃,牠們照樣學著吃。可見電視之影響力有多大!——張欽煌《小嗎哪》


【度假者的死亡率較低】若你是就業男士,千萬別省略掉家庭度假。美國身心健康協會所做的研究報告指出,偶爾離開工作能使人活力充沛。這份針對12,338位三十五至五十七歲男性就業者所做的研究發現,每年出去度假的人,在十六年的研究進行期間,死亡率比從不度假者低21%,同時死於冠狀心臟動脈疾病的比例也少了32%。此一研究結果顯示,藉度假減輕壓力對你而言絕對是好事。

【基督徒也應有正當的娛樂】拉斯金(Ruskin),生長於一個庭訓緊嚴的環境中,講述他童年的一段往事。有人送他一個玩偶盒作為禮物,一位虔敬的姑媽見到,便把它沒收說,這種玩具不是基督徒小孩所應有的。甚至這位偉大、神智清楚而又健康的學者布如司(A. B. Bruce)也謂,你不能想像嬰孩耶穌在孩童時玩遊戲,在成人時微笑。麥格里各(W. M. Macgregor)在他的華來可講座中(Warrack Lectures),以一種輕蔑的態度提到約翰衛斯理一個少有的錯誤。他在靠近布里斯托(Bristol)的京士活(Kingswood)設立了一所學校。他規定學童無論是在學校或在庭園,皆不得遊戲,因為『凡小孩子時嬉戲玩樂的,長大了也必嬉戲玩樂。』學校沒有假期。孩子們在清早四時起來,一天中第一個鐘頭用作禱告和默想。星期五他們要禁食,直至午間三點。麥格里各點出這套設計的特色是『違反自然的愚昧。』

我們要常記著,耶穌是以宴會來比喻天國的。一個落落寡歡的基督徒,正好與天國的形象相反。大哲學家洛克(Locke)給笑所下的定義是,『突然的榮耀。』只要是健康的娛樂,基督徒皆可參預,因為一個基督徒就像一個常在婚筵坐席的人。──《每日研經叢書》

 

【漏氣?】在一次晚宴上,老張慷慨激昂地訴說電視之害:『它偷去了全家人原本可以好好共處的寶貴時間!』他勸告同桌的朋友,應該像他那樣,把電視機給移到車庫去。

        『沒錯,』張嫂在一旁咕噥道:『所以現在車庫就變成家堻抯鷎x的地方囉!』

 

【非禮勿聽?】有天晚上,我家的電話鈴響起,我去接聽。

        一個稚嫩的小孩聲音在電話另一頭說:『請奇奇聽電話。』

        我說:『我們這堥S有奇奇。』他問:『你的號碼是不是5867000?』

        『不是!』我回答。『那你為甚麼要接?』

 

【使徒約翰玩鴿子】有一傳說,老使徒約翰正在逗玩一群鴿子。它們環繞約翰飛翔,棲止在他肩上,停留在他手上。老約翰和它們親密,如同人和朋友一樣。恰巧過來一個獵人,以為神聖的約翰在作玩物喪志的戲娛,大表驚訝。約翰指著獵人手中的弓,問他緣何把弦放鬆弄弛了。獵人說,若是張而不弛,便會喪失彈力。約翰笑道:『若是無知的角木尚須有時鬆弛,藉以恢復其彈力;那麼基督的僕役,徵求工作效果日著,不當更有休娛的時間麼。』主耶穌說:『你們來同我暗暗的到曠野地方去歇一歇。』(馬可福音六章三十節)

 

【霍浦金畫兔子】開西的聚會是英國很大的一個聚會,也可以說是世界的特別聚會,每年只有一個禮拜,世界各地前來聚會的人,總有五六千。霍浦金先生被稱作開西的神學家。他最早看見與基督同死的事實。當初賓路易師母傳同死的道,如果沒有霍浦金的幫助,不能出去。因為英國對於女人講道是不歡迎的,都是霍浦金幫助她。霍浦金在主面前非常好。但是,他有他的喜好。他有空的時候,會畫圖。他本來是畫規規矩矩的圖。後來他有了孫女了,他就替他們畫兔子。他講完了道回來,就替孫女畫兔子。一生總共畫了幾千個,後來出版家把它印出來,印了一本『霍浦金的兔子』。你看見霍浦金是聰明的人,每一個兔子的臉都不一樣。霍浦金還喜歡寫小字,在一個先令上,把整篇主禱文寫上。這給我們看見,消遣與一個人的屬靈絕不妨害,消遣也不一定就是世界,像霍浦金的消遺反而叫人摸著他這一個人的『人的成分』。神的僕人們都不是那樣好像呆板板的。

 

【休息──為要走更遠的路】經文:『這位上帝是我堅固的避難所;祂領完全人行走他的路。祂使我的腳像母鹿的蹄那麼快,又使我站穩在高處』(撒母耳記下廿二33~34)
      從前有一位戰士,從俘虜他的仇敵手中逃了出來,半途發覺他的馬有換馬蹄的必要。但焦急催他儘量逃走,不容耽延,而智慧叫他停在路上一家鐵匠門口,花數分鐘重新換馬蹄鐵。雖然,他感覺到追蹤者的腳步由遠而近,但他仍耐性地等著馬蹄鐵換好。當敵人和他只有一百碼距離的時候,他一躍馬鞍,便似風馳去,敵人的馬匹卻只有喘氣份兒,頃刻間他便脫離了危險。
      暫時休息一會兒並不失算,因為可以走更遠的路。『休息──為要走更遠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