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擇偶例證與靈感集錦

 

【信與不信的】香港每年有數以萬計的學生往外國升學或深造。他們大多往一些先進的工業國,繼續研究一些本地未能開設的學科。另一方面,香港學生絕大多數都有機會聽聞福音,因為自小就知道耶誕節、復活節和受難節,也略為知道耶穌是誰。但在中學畢業時成為基督徒的平均來說不到十分之一。可是不少留學生到了北美之後卻重新接觸福音,並且相信了主,也成為熱心的基督徒。

王博士和陳博士都屬屬於這些在外國信主的學者。他們二人返香港後各自找到了在專上學院的教席,從事教學和研究,又同時在港娶了妻子。陳博士是在教會內認識他的太太,所以二人婚後繼續同心事奉主,參加各樣事奉,十分忙碌,也帶領不少尋道者,尤其是青年人,認識真理。

但王博士是在一個宴會認識他的太太。王博士的母親看見兒子早過了卅五歲仍未娶妻,便為他著急,經常催促他,所以王博士認識這位元女士不久便成婚了。王太太也是知識份子,在大學任教多年了,雖然她自小就在基督教學校念書,卻拒絕福音,當然也不會跟隨丈夫返教會。結果在生下兩個兒子之後,王博士連教會也不去了。以前認識他的肢體都為他可惜,為什麼娶了不信的妻之後不單不能帶領她,反而連真理也離開了。雖然開心他的弟弟與他談及這些事,他卻支吾以對,不敢,也不肯面對問題,他們唯有為他禱告,希望他早日回頭。

「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林後六14)——蘇美靈《故事百感》

 

【不要同負一軛】有一個女信徒要想配與一個不信的人,就請司布真替他們證婚;並且固請說:她巴望到了時候領她的情人信主。

這位大傳道家就用他素來的好見識對她說:『下次那少年人再見你的時候,請你站在桌子上,他站在地下;試看:是你能夠提他上來呢,還是他能夠位你下去』『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你們務要從他們中間出來,與他們分別,不要沾不潔淨的物,我就收納你們。』(林後六:14.~18.)——倪柝聲《造就故事(卷一)》[譯]

 

【與不信的結婚家庭難得安穩】范小姐未信主時,已經和邁威廉的兄弟杜威訂了婚。她得救後的第六天,對麥雅各提起她訂婚的事,並且再過五星期就要和他結婚。她在神面前覺得不敢和不信的人結婚;因為聖經說:「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林後六:14)。對於這事,並沒有人對她說過什麼話,乃是她自動感覺有這問題。她也預備好,情願毀去婚約,不願違背神的話。那時,麥雅各指給她看,他們所立的婚約是正當的,因為訂約時,他們都未信主。神的救恩永遠不能廢去正當的約。麥雅各同意一個信主的人不能和一位不信者結婚;但她這件事卻是例外。麥雅各告訴她,現在還有五個星期,她可以切切為他禱告,求神救他,也許神就在這期間救他。麥雅各和他的師母也要和她一同為他禱告。她可以隨時到麥雅各家裡一同為他禱告。感謝主,未到三星期,杜威得救了。神對於尊重他的人是沒有不賜恩的。神說:「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藐視」(撒上二:30)。但在另一面,麥雅各說,我們有夠多的經歷告訴我們,信與不信的結婚,家庭是難得有安穩日子過的。

關於這件事,倪弟兄在初信造就婚姻這一篇裡說,主不要我們與不信的人結婚,這是相當清楚的。若有人已經與不信的人訂了婚,最好不信的未婚夫,或不信的未婚妻,自動地來解約,否則,基督徒不能因著自己信了主的緣故隨便毀約。因為約在神面前都是聖的。你如果能夠向他提議分開,這是好的事。他可以提議分開,你也可以提議分開。他如果一定要你履行婚約,你就必定要履行。但在這裡有一件事你可以做,就是和對方先約好,你說:「我定規娶你,或者嫁你,不過有幾件事在沒有結婚之前,我要和你講好。那幾件事呢?第一,你必須給我自由事奉主。第二,如果將來有兒女,必須按著主的教訓來養育他們。你信不信是你的事,但是我們的兒女,必須照主的教訓來養育。你如果覺得好,就好;你如果覺得不好,就解約。」如果這樣作,可以稍微減少一點難處。——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貌與德】許允娶了阮衛尉的女兒為妻,見她的相貌奇醜,不肯和她同室;經朋友相勸,才肯入內。
   許允說:“女子有四德:德行,言語,容貌,工作,你有幾項?”
   妻子說:“新婦只缺容貌。士人應有百行,你有多少?”
   許回答說:“俱備。”
   妻子說:“君子百行,以德為首要。您好色,而不注重品德,哪說得上俱備?”
   許允覺得慚愧,以後互相敬重。
   聖經論到容貌與品德時說:“婦女美貌而無見識,如同金環帶在豬鼻上。”(箴一一:22)又說:“艷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箴三一:30──
于中旻《喻道集錦》

 

【不可在不信的人中找對象】今日很多人僅因娶了教會堳H徒女兒的緣故,就混在教會堶情C有一個姊妹曾流淚告訴我,因為她先生不信,每逢聚會常被攔阻,家庭間夫婦相處光景也不好,我問她結婚時已否信主?她說那時她已信了,只是丈夫尚未信主。我說:「信和不信的原不相配,為什麼你那時要和一個尚未信主的人結婚?」她說:「原想婚後帶他信主。」

  從前有一個想跟未信者結婚的女人去見司布真,司布真叫那女人爬到椅上,然後伸手對那女人說:「你把我拉上去!」司布真身體重,女人力小,無法拉得動,司布真把她輕輕一拉,那女人卻跌了下來。拉上去不易,拉下來卻容易呵!儘管未婚前,他百依百順,叫他信他就說信,叫他受洗,他也肯,婚禮定要在禮拜堂舉行,他也贊成,樣樣同意,開下空頭支票;結了婚後,起初愛情新鮮,他還肯來聚會,只是慢慢地就現出來原來本相了。

 

【拉下容易拉上不容易】有一個年輕的女子來見司布真,說她要和一個不信的青年作朋友。又說,我要拖他信主,並且不久就要和他訂婚。他就叫那年輕女子爬上一張很高的桌子。她沒有辦法.只得爬上去。那時司布真年紀已經相當大。他就說,你拉我的手,盡力量把我拉上去。那一個女子就拉他,但拉不上去。司布真說:我現在把你拉下來。他一拉,就把她拉下來了。他就說:拉下來容易,拉上去不容易。這一位姊妹的問題就解決了。『你們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負一軛。』(哥林多後書六章十四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