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不可偏待人例證與靈感集錦

 

CAMEL(不是駱駝)】一名沙烏地阿拉伯學生被當地政府派到美國密芝根州某大學就讀工商管理學科。自從中東沙地亞拉伯在卅年代發現石油之後,由於政治因素,人民的生活並沒有立刻得到改善,因為石油價格不是由產油國所控制。但自從1974年之後,政府管制石油價格,然後將國家現代化,大力改革,每一個公民都可以脫離傳統的帳蓬和趕駱駝的遊牧生活,改為住在現代化的建築物。同時教育是免費的,只要你肯讀書,由小學到大學都完全免費,還可以保送去外國大學念研究院,所以有27%的人被送去美國,10%的人去英國,2%的人去日本,其餘10%的人分別分散在法國、瑞典和西歐國家,希望他們將科技帶回本國。這位工管學生聞說美國是一個基督教國家,是按照聖經的信條而立國的,因為在鈔票上也印上「我們信靠神」,而基督教已有二千年歷史。他以為西方國家一定比他們更進步,更持守聖經內所說「愛」的道理,因為回教只有一千四百年的歷史。不料當他來到美國之後,卻受盡各樣的種族歧視,在大家裡有一班人組織了一個稱為CAMEL團體,這是「COALITION AGAINST MIDDLE EAST LIFE」的簡稱,目的是反對來自中東的移民。這些美國人專門在電話簿內找出那些亞拉伯學生的號碼,打電話恐嚇他們,使他們不得不數度更改電話和隱姓埋名來讀書。有一次這個亞拉伯學生駕車出門之時,被一個六十二歲的白人駕車撞著,那白人竟然盤問他是從那裡來的,他說是從亞拉伯來的,那白人隨即說:「你一定是一個恐怖分子」,又立刻叫員警來捉拿他,說他是非法人境者,作顛覆活動。這個學生真想不到美國人會如此野蠻和不講道理。他說,他寧願回祖國作一個CAMEL JACK(騎駱駝的人),住在帳蓬裡,過最簡陋的生活,與同胞在一起,沒有酗酒,沒有毒品,更沒有西方社會的罪惡,也不願意留在這個所謂最現代化的超級強國受侮辱。

在一個回教人心目中,基督教是講愛心的,但他四年來所看到的美國人卻是野蠻和侮辱人的。今天我們在不信的同學、同事、朋友和家人眼中,他們看見我們是怎樣的人呢?我們有沒有表現基督徒的善行呢?——蘇美靈《故事百感》

 

【種族歧視】很多人以為只有在南非才有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政策,但身為世界第一民主國家的美國雖然在外表上黑白一家親(在1857年之前,黑人並不算為人,只算1/3個人),在名義上人人有同等的權利和自由,但黑人仍受歧視。以下這個例子就是一個極端。有一個極其反對黑人的黨派在1984年奧運會之前發出這麼一項歡迎傳單,題目是「非洲的猴子」,內容充滿恐怖和血腥。這傳單說:我們在羅省將會盛大的歡迎你們。我們預備參加的項目名為「擊殺黑色的活靶」。在羅省,我們的奧林匹克聖火正準備將你們焚燒,而勝利者最高的獎賞是可以用私刑對待一個非洲猴子。黑人啊,歡迎你們來,你們將受到令你一生難忘的招待。

在這些歧視黑人的人中,有不少自稱是基督徒的。但他們若真的是遵守基督的教訓的話,怎可以如此侮辱那些照著神形像所造的亞當後裔呢?從新約聖經中,我們看見耶穌以身作則,願意受著乾渴,在烈日下和撒瑪利亞婦人談道;他又提醒那聽道的猶太人,以利亞在沒能下雨的日子,神並不差他去以色列的寡婦當中,竟差他去西頓撒勒法的寡婦那裡。在以利沙時代,以色列豈不是有很多患麻瘋的麼,唯有那亞蘭人乃幔得到醫治。今天我們是否視其他民族的人為弟兄呢?我們不能表現弟兄相愛的心麼?

經訓:「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能看見的神」(約壹四20)。——蘇美靈《故事百感》

 

【神愛世人(種族歧視?)】1984年的諾貝爾和平獎落在南非共和國的一位黑人牧師「杜圖」(TUTU)身上。當他從歐洲回國之後,受到同胞熱烈歡迎,但南非的白人卻大大非議這個獎會落在一個黑人身上,因為南非是一個實行種族隔離主義的國家,黑人在他們眼中是低人一等的,怎可以得這項殊榮呢?我們以為這些白人太豈有此理,歧視黑人。但我們身為中國人的,包括基督徒在內,有否注意到自己也一樣有種族歧視,而且比南非白人的歧視程度更甚。在香港,我們稱任何外國人為「鬼佬、鬼婆、鬼仔、鬼妹」,北方人稱他們為洋鬼子。我們稱日本人為日本鬼、日本仔,廣東人稱他們為蘿匐頭,稱馬來人為馬拉鬼,稱印度人為阿星、摩羅差或差婆,又稱黑人為「黑鬼」,在新幾內亞一帶居住的中國人稱當地土人為「野人仔、野人婆」,北美的土人是「紅番、生番」,美國人為花旗鬼,稱英國人為紅毛鬼,只有在中國生長的才被稱為「人」,其他一概都不是人。古時住在中原的中國人對於居住在四方的人,則稱他們為「東夷、南蠻、西戎、北狄」。

聖經告訴我們,神從一本造出萬族(徒十七26),無論我們是任何種族的人,都是亞當的後裔,也是犯了罪的罪人,需要神的拯救。所以在神眼中,我們都是平等的,有什麼優越感可言?主耶穌大大稱讚百夫長的信心,就是在以色列中也找不到。他又稱讚迦南婦人的信心,在路加福音十章2537節的比喻中,那真正愛鄰舍的竟然是那撒瑪利亞人。所以「神愛世人」,我們都是平等的,應該彼此尊重,彼此相愛。——蘇美靈《故事百感》


【在主面前人人平等】擊敗拿破崙的英國名將惠靈頓,在他的教會婺鷋漈t餐時,一位很窮苦的人跪在他的旁邊。另一個人過來輕聲地叫他離開將軍一點。惠靈頓看出那人的意思,拉住那窮人的手說:「不要移動,我們在主的面前都是平等的。」

【個人問題】盧益思(C.S. Lewis, 1898-1963)有一次徒步旅行,歸來的時候,搭乘火車。他那衣衫不整的樣子,使一位頭等車廂的年老婦人問他:“你有頭等車票嗎?”
   回答:“是的,夫人。但我恐怕自己要用。”

  以衣衫取人,不僅是初期教會的毛病,現在更是如此,絕不能免。(雅二:1)但在神的國堙A有新生命是最重要的。不過,重生得救是個人的事。

  “你們總要自己省察有信心沒有,也要自己試驗。”(林後一三:5── 于中旻《喻道集錦》


【夢想有一天人人都沒有差別待遇】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金恩的演說,他是這麼說:我有一個夢想,夢想有一天,這個國家將實踐自己信念的真諦:「我們相信這些真理是不辯自明的:人人生而平等。」
我有一個夢想,夢想有一天,在喬治亞州的紅色土丘上,早先的奴隸的子孫及早先地主的子孫,能在一桌情同手足地一起坐下吃飯。我有一個夢想,夢想有一天,甚至連密西西比州,一個因不公平和壓迫的熱浪而難熬的沙漠之州,也會變成自由、公平的綠洲樂土。我有一個夢想,夢想有一天,我的四個小孩將生活在一個他們所受到的評論不是因為他們的膚色,而是根據他們人格的內涵的國度裡。今天,我有一個夢想,夢想有一天,阿拉巴馬州將會變成黑人男孩和女孩可以和白人男孩及女孩手拉手的地方,像兄弟姐妹般走在一起……

【不可按著外貌待人】英國維多利亞女王,一天微服出遊,忽然遇見大雨,她連忙跑˙到一間小屋子堨h避雨,並向那家的女主人借傘。那女主人剛買了一把新傘,但她怕有借無還,就進房取一把又舊又破的雨傘,並囑咐要把傘歸還。次日,女王差一個使臣,送還這破傘,並頒賜她許多禮物。這時她才知道,昨天借傘的是女王,不禁羞愧懊悔得無處藏身,終生引為憾事。

         真的,我們不要以外貌待人,重富輕貧,免得我們犯那女人的錯誤,得罪了人,自己抱恨終身。── 張有光《雅各書講章》

 

【憑外貌錯看了人】有一位弟兄,為人非常節儉,以致旁人都以為他是一個吝嗇的人。後來人才知道,原來他的妻子病了很久,他的一個兒子又是殘廢,環境逼得他必須非常節省才能維持生計,結果以前批評他的人都深感慚愧,這就是憑著外貌判斷人的錯誤。── 柳健台《雅各書的信息》

 

【以貌取人】我有一個朋友嗜好集郵,和我一樣,閒了時就捧出那些寶貝欣賞。有一天,他的放大鏡找不到了,上天下地的找遍了,就是沒有找到,他疑心是鄰居的孩子曉文偷了。他對我說『你看,他走路的樣子畏畏縮縮的,活像一個賊。』『聽他說話,吞吞吐吐的,簡直就是一個賊。』『我只要瞪得久一點看他,他的臉色就會變,更是一個賊胚子的樣子。』『沒有錯,一定是他!尤其有一次他借了我的放大鏡在地上照火柴頭,他那一種愛不釋手的情形,假如不是我盯得緊,馬上要了回來,說不定那一次就被他摸走了。』總之,在我這位朋友的眼中,曉文的一切動作,都活像一個賊。但是,沒有證據,也只好背地堜M我發發牢騷而已。

         第二天,他換西裝褲子,無意間發現他的放大鏡竟在褲子的錶袋堙A他好高興的跟我說『找到了!找到了!』恰巧,曉文這孩子正來我這媮椪恁A他冷˙眼看到曉文走了,跟著說『我真是錯怪了他,你看,他走路都帶著謙遜和藹像;說話也慢斯條理的,即使盯著他看,他也是一臉小心恭順的模樣。總之,他的一切動作態度,都是光明正大的。』

         人很容易懷疑人、藐視人,人容易以貌取人。── 施達雄《邁向成熟──雅各書之精緻講章》

 

【社會上的勢利眼竟也進到教會中】名作曲家Tennessee Williams在小的時候,全家遷居至新的住處,他和妹妹想參加教會詩班,卻因為家境貧寒而被拒,所以他們覺得『教會是社會上不可接觸的一群』。他的音樂、戲劇天份,如果在教會中發揮那該多好?一個被拒的經驗,使人遠離了教會,實在讓神太痛心了!── 柳健台《雅各書的信息》

 

【在基督堣ㄓ嬰a位】有一次威靈吞將軍到禮拜堂祈禱,有一個農夫也跪在將軍旁邊,牧師看見,擬叫農夫走開,但將軍卻握住他的手親切地說:「弟兄,不要走開,我們在基督堻ㄛO一樣。」

 

【黑人不准入內】從前美國有位黑人,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宗教文章,很想見見寫這文章的牧師,趕到牧師禮拜堂時,看門的不許進去,說:『我們這堙A黑人不准入內。」剛好牧師來到.就對黑人說:『我要爲你疏通.下禮拜你就可以進來作禮拜。』黑人去後幾個禮拜都沒有來,有一天途中相通,牧師就問黑人何以不來.黑人答道:『耶穌告訴我說,自從你的禮拜堂落成之後,他逡巡門口,已經三年,沒有法子進去,耶穌既然不在堶情A我也不進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