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事奉的本末和輕重拾穗

 

【事奉的人重於事奉的事】甚麼樣的人,就作甚麼樣的工。主耶穌說:「荊棘上豈能摘葡萄呢?蒺藜堸Z能摘無花果呢」(太七16)?荊棘是多刺的灌木,只會叫人受傷,怎麼會長出葡萄供給人喜樂與享受呢?蒺藜是一種會結有刺之實的小草,只會傷人,怎麼會結出無花果供給人飽足呢?所以主接下去說:「這樣,凡好樹都結好果子,惟獨壞樹結壞果子;好樹不能結壞果子,壞樹不能結好果子」(太七17~18)。意思是說,甚麼樣的樹,就結出甚麼樣的果子來;甚麼樣的人,就作出甚麼樣的工來。

        保羅也說:「在潔淨的人,凡物都潔淨;在污穢不信的人,甚麼都不潔淨」(多一15)。意思是說,你這個「人」如果是潔淨的,那麼你手所作的事情,無論是高尚或卑賤,都是潔淨的,甚至打掃廁所也是潔淨的。相反的,一個污穢的「人」,他無論作甚麼,都是污穢的,甚至摸神聖的事工也是污穢的;當然他所有的事奉,也都是污穢的。

        我們如果要有屬靈的事奉,就必須事奉的人先是屬靈才可以;因為「從肉體生的就是肉體,從靈生的就是靈」(約三6原文)。這是屬靈的定律。如果人是屬肉體的,就產生肉體的事奉;如果人是屬靈的,就產生屬靈的事奉。

        在神眼中,事奉的人本身比他的工作更重要,即所謂「工人重於工作」。有四節經文證明這是真確的。

            ()「祂就設立了十二個人,要他們常和自己同在,也要差他們去傳道」(可三14)。「同在」在先,「傳道」在後。「同在」是親近主,學習主的樣式;「傳道」是工作。

            ()「你...曾為我的名勞苦...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啟二3~4)。勞苦工作而失去愛主、愛人的心,決不能滿足主的心。

            ()「聽命勝於獻祭」(撒上十五22)。「聽命」是與神的關係;「獻祭」是工作。與神的關係比工作更重要。

            ()馬利亞靜坐主的腳前,勝於馬大心忙意亂的工作。我們千萬不要專顧工作,而忽略了對神的正確態度與關係,以致靈性漸漸冷淡下來,失去了對主的愛與親近。──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事奉的人重於事奉的方法】今日有許多人不斷在研究事奉的方法,特別是許多教會團體中的專職工作人員,更是如此;他們常常開會研討事奉的技術,盡可能的改進工作的方式,力求提高工作的果效。但請記得,這些都是次要的治標手段,最緊要、最根本的是要看事奉的「人」如何?在事奉上重要的關鍵不是作工的方法問題,而是人的問題。即使事奉的方法對了,如果事奉的人不對,結果還是不行;如果事奉的人對了,即使方法錯了,結果還是對的。

        雅各說:「泉源從一個眼堹鉞o出甜苦兩樣的水嗎?...鹹水堣]不能發出甜水來」(雅三11~12)。鹹的泉源就流出鹹水,只有甜的泉源才流出甜水來。這是說,如果我們這個「人」是對的人,那麼我們的事奉就對了;如果我們這個「人」是個不對的人,那麼我們的事奉就不對了。事奉不重在方法的對不對,而重在事奉的人對不對。因為「人」對,事奉就對;「人」不對,事奉就不對。──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神的工作重於人的工作】當日有許多人向著神有熱心,想要作神的工,他們的難處是不知道怎麼作才算是作神的工,他們就問主耶穌說:「我們當行甚麼,才算作神的工呢」(約六28)?他們以為能不能作是不成問題的;他們以為自己有夠大的本領能作神的工。但主的回答卻是:「信神所差來的,這就是作神的工」(約六29)。人要作,是表明人有本領作;人當信,是表明人沒有本領作。「信」就是接受;「信神所差來的」,就是接受神所作的。

        不過,人在神的工作上並非完全沒有地位。保羅說:「我們是與神同工的」(林前三9)。神是工作的主,一切作工的人都是受祂的支配的。與神同工,不是你去為神作工,乃是先讓神將基督作進到你的堶惆荂A然後由你將基督見證給人。這樣,工作還是神自己作的,人不過是作神的器皿而已。因此,還是神的工作重於人的工作。人的工作算不得甚麼,不能成就真正有屬靈價值的事物;但神一動工,就甚麼都成了。所以我們在事奉中最重要的事,是求神讓與我們與祂同工,求祂自己工作。明白這道理的人必然注重禱告。──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作主見證重於為主作工】事奉主的人,要重看主的見證過於主的工作。見證是指基督的彰顯或表現說的;工作是指有關事奉主的一切事工說的。按照正常的情形,見證與工作是分不開的。但由於人的墮落,許多人喜歡靠著自己的聰明才幹來事奉,因此見證與工作就分開了。許多人作各種忙碌的事工,卻不能叫人碰著基督,這就徒有工作而沒有見證。只有工作而沒有見證的教會,就像當初的以弗所教會,他們為主的名勞苦,並不乏倦,但是主責備他們將起初的愛心離棄了,並警告說若不悔改,就要將燈台挪去(啟二3~5)。一旦燈台被挪去,就變成有工作而沒有見證了,這樣的教會完全失去了在地上存在的價值。──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生命的見證重於言語的見證】保羅說:「...神的國不在乎言語,乃在乎權能」(林前四20)。當我們順服在神的權柄之下時,就有了生命的權柄。這比千言萬語更有屬靈的份量,更能造就人。──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生命重於恩賜】當初哥林多教會的信徒,「在恩賜上沒有一樣不及人的」(林前一7),但是保羅說他們是「屬肉體,在基督堿偯托蘆滿v(林前三1)。可見比恩賜更重要的,乃是生命的長進。摩西手中的杖,在埃及地行了許多的神蹟;它豫表恩賜,被神使用,為神作工。但聖經沒有記載這根杖的下落,等於不存在了,這是說恩賜有一天終會過去。而亞倫手中的杖,發芽、開花、結果(民十七8);它豫表生命,也被神使用,平息了背叛。這根杖卻留在約櫃堶惕@記念(來九4),表示生命有永存的價值。可見生命比恩賜更為重要。──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恩典重於恩賜】事奉神是用恩賜;但恩賜不過是管子,真正能事奉人的東西是恩典。撒迦利亞看見,有兩棵橄欖樹,中間是金燈台。橄欖樹有管子連接金燈台,從橄欖樹流出金子,流到燈台就變成油了(亞四2~311~12)。這是說,一個被聖靈充滿、滿有聖靈的人,從他媕Y流出來的是基督的生命;金子代表基督。這生命供應到教會,就變成點燈的油──聖靈,叫教會有見證;因著聖靈的能力,就能夠為主作見證;而真正的供應則是恩典。我們剛出來事奉主時,是恩賜多過恩典,因為恩典不夠多;但繼續下去時,應當是恩典多過恩賜,而且應當用恩典支配恩賜。若是恩典不夠,而恩賜很多,教會不但不能被建立,反而會被帶進混亂。在哥林多後書堙A我們看見保羅雖是個大有恩賜的人,但是我們在他這個人身上所感覺到的,乃是豐富的恩典(參林後十二9)。──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愛心重於知識和一切恩賜】保羅說:「但知識是叫人自高自大,惟有愛心能造就人」(林前八1)。「你們要切切的求那更大的恩賜()(林前十二31)。愛比一切的恩賜更大。──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靈性的恩賜重於工具性的恩賜】保羅向提摩太說:「為此我提醒你,使你將神藉我按手所給你的恩賜,再如火挑旺起來」(提後一6)。他所說的恩賜,乃是指靈性的恩賜而言──「剛強、仁愛、謹守的靈」(提後一7原文)。單有工具性的恩賜(口才、幹才、領袖才、音樂天才等),並不能達成屬靈的任務。反過來說,當一個人的靈性狀態美好時,他的工具性恩賜就更有屬靈的功效。──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恩膏重於口才和是非】保羅說:「我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林前二4)。約翰說,最有效的教導是由「恩膏」產生的(約壹二27)。可見恩膏重於口頭的教導。

        此外,我們在事奉工作上很容易落在是非的原則堶情A結果帶進死亡。在事奉上,要緊的不是利害得失,不在乎是非對錯,乃在乎有沒有膏油。有膏油就是神稱許的憑據;沒有膏油就是神不印證的暗示。所以我們必須重看膏油過於是非。

 

【「神知道」重於「人知道」】「求人知」是人的常情與本性。人人都有愛受別人稱讚和欣賞的欲望。因此,我們在事奉中不知不覺以求人的欣賞取代了求神的欣賞。目標一錯,就漸漸落入膚淺與虛偽的堶情C──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