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事奉的人拾穗

 

【事奉主的人都是主的器皿】當我們事奉主的時候,很容易注意到我們手中所作的事情,而忘記了作事的人──我們的自己。其實在事奉上,神所注意的是我們這個人,並不是我們所作的事。當然,神是要我們作事,但祂所注意的,並不是事,乃是作事的人。

        神看重作事的人,祂為要得著一班作事的人,就先自己作了一些事。正如主耶穌所說的:「我父作事直到如今,我也作事」(約五17)。三一神從創立世界開始,就一直在為得人而作事──祂「鋪張諸天,建立地基,造人堶惜希F」(亞十二1);祂又差遣愛子降世,完成救贖大工,為要叫我們因祂得救;祂也差遣聖靈,感動我們相信基督耶穌──所以我們能夠蒙恩得救,並不是出於自己,也不是出於行為,乃是本乎恩。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弗二8~10)。神作工在我們身上,把我們作成「祂的器皿」,使祂能藉我們作「更大的事」(約十四12)。──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沒有器皿就沒有油】「萬軍之耶和華說,不是倚靠勢力,不是倚靠才能,乃是倚靠我的靈,方能成事」(亞四6)。屬靈的事奉最重要的乃是倚靠聖靈。神若要使用我們作事,必須先將聖靈澆灌在我們堶情A使我們有能力藉以行事。在舊約堶情A神人以利沙打發那寡婦去借空器皿,不能少借,回到家堭N油倒在所有的空器皿堙A直到器皿都滿了,再沒有器皿的時候,油就止住了(王下四1~6)。這故事告訴我們,神必須先得著我們作器皿,才能將祂的聖靈澆灌在我們堶情C神的工作和祝福,乃是根據有沒有空的器皿。只要有合用的器皿,神的祝福就會傾倒下來。當器皿沒有了的時候,祝福也就停止了。

        所以,事奉主最重要的事,乃是豫備自己使成為主合用的器皿。事奉主不是靠人的聰明才智,不是靠計劃、策略、方法等;也不是靠人的財力和地位。事奉主首要在乎是不是合用的器皿,這是每一個事奉主的人所該有的體認。──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器皿有貴重和卑賤之分】每一個事奉主的人,都是神的器皿。然而,雖都是神的器皿,卻不都是一樣的功用,也不都是一樣的價值。使徒保羅說:「在大戶人家,不但有金器、銀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為貴重的,有作為卑賤的」(提後二20)。本來,神拯救我們,是叫我們作「豫備得榮耀的器皿」(羅九23),祂要使用我們來彰顯祂的榮耀。但是我們的本性是敗壞的,是卑賤的,若不加以改造,就都是木器、瓦器,都是卑賤的器皿。我們必須被神改造到一個地步,漸漸的成為金器、銀器,而成為貴重的器皿。

        在神面前的事奉,尊貴或卑賤,不是根據事情的本身,乃是根據事奉的人(器皿)如何而定。貴重的器皿所作的事,就都是尊貴的;卑賤的器皿所作的事,就都是卑賤的。就如在使徒行傳中,有祈禱傳道和管理飯食兩種不同的職事(參徒六2~4);不懂得屬靈原則的人,會以為祈禱傳道的職事是貴重的,而管理飯食的職事是卑賤的。可是,在神面前並不這樣。倘若事奉的器皿是卑賤的,那麼所作的祈禱傳道也是卑賤的;倘若事奉的器皿是貴重的,那麼所作的管理飯食也是貴重的。

        事奉工作的貴重或卑賤,不是在事情上面,乃是在事奉的器皿上面。我們在神面前無論作甚麼事都是一樣的,並無大小貴賤之分。你的事奉究竟是貴重或卑賤,不是在事情上面,乃是在你身上。你能把人看為最低微的事作得最貴重,也能把人認為最貴重的事作得最卑賤。所有的問題,都在於你這個事奉的器皿。如果你這個器皿是金器或銀器,你就算管理飯食,也是作了尊貴的工作,合乎主用。如果你這個器皿是木器或瓦器,就是祈禱傳道,也是作了卑賤的事,不合乎主用。──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神要把我們塑造成為合用的器皿】我們已經看見,凡是有心事奉神的人,都是神手中的器皿,只是器皿的品質卻有不同。在耶利米書中,神給先知耶利米看見一個異象:窯匠用陶泥製作器皿,其中一個器皿作壞了,窯匠就用這泥重新製作一個好的器皿(耶十八1~4)。這個異象啟示我們:「神是陶人,我是泥土。」神不能用「作壞了」的器皿,必須重新塑造。按屬靈的原則來說,木器和瓦器都是「作壞了」的器皿,我們若願意被神來使用,祂要把我們重新作到成為金器和銀器。──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甚麼是木器瓦器,甚麼是金器銀器】甚麼是木器和瓦器呢?「木」在聖經中是代表人的性情,「瓦」是代表人的工作。所以木器和瓦器的意思,就是表示我們這個人天然的成分太多。天然的人總是憑著人的性情,用人自己的力量,在神的家中事奉。如果今天我們在神的家中事奉,是憑著人的性情,完全根據我們自己,同時也用自己最大的力量來事奉,這就表示我們這個人仍然是木器和瓦器。

        甚麼是金器和銀器呢?「金」在聖經中是代表神的生命和性情,「銀」是代表主耶穌基督的救贖。所以金器和銀器的意思,就是表示我們身上所流露出來的,乃是神的生命和性情,是經過主耶穌基督的救贖大工所改造的。這樣的人在神的家堥ぅ^,是憑著神的性情,根據祂的生命,讓主的生命從我們身上流露出來。──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我們必須自潔才能成為金器和銀器】保羅說:「人若自潔,脫離卑賤的事(按原文並沒有「的事」兩個字),就必作貴重的器皿,成為聖潔,合乎主用,豫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二21)。保羅這話,是勸勉所有屬於主和事奉主的人要自潔。這一個「自潔」,不是指「事情」,乃是指「人」。人若肯自己潔淨自己,就能脫離卑賤,不再作木器、瓦器,而可以變成金器、銀器,成為貴重的器皿。

        這堛漲蛩鋮S有別的意思,乃是說:你不甘心作木器、瓦器,你不願意作木器、瓦器,你在神面前有一個心願,要成為金器、銀器,這一個心願,就是自潔。除了這一個以外,老實說,我們並沒有辦法改變我們自己,我們所能作的只有一件事,就是在神面前有這樣一個心願:「主阿,求你不讓我憑著我天然的生命、憑著自己的肉體、用人的智慧、用人的力量、用我自己的良善在那堥ぅ^你。求你拯救我,改變我,叫我今後凡事依靠你而作,憑著你的生命和性情來作。」當我們有了這樣一個心願,神就要開始作工在我們身上,開始來改造我們。──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神如何使我們成為金器和銀器】許多基督徒今天也許還是木器和瓦器,但神也容讓我們有分於事奉工作,祂要在事奉工作中改造我們。當我們在神面前切實有一個心願,願意成為金器、銀器時,神就會調動萬事萬物為我們效力,要叫我們得益處(羅八28)。萬靈的父知道怎樣管教我們,使我們在祂的聖潔上有分(來十二10)。每一處事奉的場所有如一個火窯,神要在每一個人身上從事摶弄、塑造的艱鉅大工。這工作不容易,因為「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是主非作不可。人不能先對付好,一切的知識、方法、技巧都沒有用!一般的教育是一直「加」──加學問、方法、技巧,然後再加學位、頭銜、資歷...但器皿的塑造卻重在作「減」的工作──減去世界、肉體、名位、老我、自義自尊、雄心大志、偽裝的屬靈...減到完全無有時,我們方才合乎主用。這時,從我們身上才能流出的生命活水,供應千萬飢渴的心靈,這是事奉的本質。──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神改造器皿的工作開始於啟示的光照】整個福音信仰全在乎啟示。主曾親口說,彼得之認識基督,乃是天父的啟示。而保羅之改變,也是因著那一次在大馬色半路上神兒子啟示的光把他全然照倒了;故此他在以弗所書為聖徒祈禱時,首要的也是在於求父賜下「啟示的靈」(弗一17)。是的,缺乏主的啟示的人,不可能「真知道祂」的豐盛;照樣,缺乏啟示的光,人也不可能真認識自己的敗壞、可厭。只有當十字架的光向人啟示時,他才會在爐灰中懊悔自己,才會喊說,「禍哉!我滅亡了!」才肯接受祭壇火炭的潔淨。

        聖靈的光照使你看見,你過去的事奉有多少是出於你自己,有多少是靠著你自己。當你這樣被光照時,你才會真的盼望著接受神在你身上作工的結果乃是:「祂必增加,我必減少」(約三30)。直到十字架的死,真的把你帶到盡頭,神在你身上就有了新的起頭。在那塈A就開始被主提拔到復活的境界,叫你的事奉是出於生命的,是出於聖靈的。──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

 

【我們要和神配搭合作】神的潔淨和人的自潔,乃是一個真理的兩面。先知以賽亞說:「到他曉得棄惡擇善的時候,他必吃奶油與蜂蜜」(賽七15)。我們若還不懂棄惡擇善,就不能享受神所給我們的好處。當我們因著神的光照而開始知道自潔的需要時,神就開始潔淨我們。祂的潔淨,就是祂的剝奪,最終使我們成為金器、銀器,作主合用的器皿。── 黃迦勒《事奉基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