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要甘心乐意费财费力例证与灵感集锦

 

【愿做的心】有一次,葛理翰牧师(Rev.Billy Graham)谈到他蒙召的经过时,说:「当我明白上帝的呼召时,我十分惊惶对主说:『你叫我做甚么都可以,只是不要叫我做传道人,因我说话时结结巴巴,即系在一班学生面前,我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神却轻声对我说:『我要用你;我已拣选你。』挣扎了好几天,我终于跪下说:『主啊!我是你的人。』接着我准备四篇讲章,可是没有人请我,一直到数月后才有佛州北部一间浸信会请我去讲,我连夜把那四篇讲章温习,背经文,估计每篇可讲四十五分钟。但那上午情形不尽如意。首先,我想有满座的听众,结果只有三十六人,颇感气馁。第二,我面对会众既紧张又害怕,在八分钟内便内便将四篇道统统讲完。真不知那天我是怎样走下讲台的,但有件事我记得很清楚,就是那晚我再次俯伏在主脚前,将心完全摆上,求主帮助我,使用我。」

    今日葛理翰在各国布道时,总有几万几十万人挤满会场听道。经上说,人若有愿做的心,必蒙悦纳(林后八:12)——张钦煌《小吗哪》

 

【尽心竭力】犹太拉比亚奇巴(Akiba ben Joseph, c. A.D.40-135),是一位受人尊重的学者。他一生爱神爱人,把自己的财产分给贫穷的人。到九十五岁的时候,被罗马政府逮去该撒利亚,囚禁在狱中,用酷刑对付他。老人都安然承受,似乎别有所思。施刑的人感觉奇怪,以为他有甚么邪术。最后,到了诵念Sh'ma的时候,他竟然面上现出微笑。问他为甚么笑。回答说:“我知道自己一生竭尽心思,意志,体力和财力爱神;但我对自己有疑问,是否竭尽心灵生命爱神。现在我知道了,我为祂竭尽生命。”然后,他安然含笑殉道。

  Sh'ma是“听”的意思。按照申命记第六章4节原文的次序是:“听啊,以色列!耶和华我们的神是独一的主。你要尽心,尽性,尽力,爱耶和华你的神。”可见从心里爱主是最要紧的。所以“无论作甚么,都要从心里作。”(西三:23── 于中旻《喻道集锦》

 

【多加会的由来】在瑞典国有许多礼拜堂,其中有些女信徒起来组织的会,称为多加会。她们有时聚集在一处,把自己捐出来的布料针线做成衣物,再卖出去,得来的钱,捐给国外布道用。所以现在教会布道的款项,很多是这样得来的。有时他们把做成的衣物,直接送到国外的医院或学校,给那些穷困的人。

    这样的针线会为什么叫「多加会」呢?因为使徒时代教会有位女信徒名叫多加,她广行善事,多施赒济。(徒九章三十六节)她死了,许多人为她痛哭,拿她所做的里衣给彼得看。后来彼得为她祷告,救活了她。有话说:「生时,你哭人笑;死时,你笑人哭!」多加就是这样的人。——陈树祥、陈瑞伯《喻道故事集》

 

【主日不作买卖】日本有一信徒,名叫治沙库,一面作买卖,一面趁机传福音。他在某镇开一点心铺,所作点心买者很多,生意很忙。隔他不远,也有一间点心铺,是不信的人开的。治沙库是个信主的人,每逢主日,开门不作生意。同行的人都笑他,也要抢他的,不但礼拜天照常营业,且把价格降得比治沙库的更低。虽然这样,治沙库的生意还是日见兴旺;因他货真价实,该镇的人无不称许,除了主日之外,去买点心的人都是络绎不绝。

信徒经商,买卖公道,也是为主作见证的一好机会,必蒙主的祝福。主日是神所定的日子,是主复活的日子,信徒该在其中高兴欢喜(参诗一一八:2224),聚会事奉主,不可在那天忙着作生意。主日关门一天,神在暗中祝福你,比你自己想法多赚钱必定强得多。——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不是不会算账乃是不要算账】当台湾一光复时,倪弟兄有眼光,知道台湾将来一定会有好的发展。这时有一位弟兄从台湾到上海去,见到倪弟兄。倪弟兄交给他一笔钱,美金六万元,要他在台湾买块地,预备建会所,在那里开展主的工作。想不到这位弟兄回到台湾之后,受了钱财的迷惑,变了心,竟把这笔钱吞了,地没有买,钱也就这样没有了。一九四九年春,倪弟兄到了台湾找到他,不但钱没有了,他还要倪弟兄最好再给他多少。倪弟兄就这样算了,不要了。

倪弟兄住在张弟兄家,他和张弟兄并其他四位负责弟兄有交通。他们就,倪弟兄,我们来台湾开工很苦。那时弟兄只有几十个人。你花这么多钱,交给这位。你说,就这样算了,不要了。倪弟兄就对他们说,钱这个东西,是世界上最贱的东西,谁喜欢就给谁罢。说了之后,他就说,当初主耶稣把钱囊交给犹大管。主耶稣明知他是一个贼;人找一位出纳给他管钱,必定找一可靠的人,不会去找一个贼;但是主耶稣找犹大给他管钱。你从此就可知道倪弟兄对钱财的态度。倪弟兄又说,人都以为我倪弟兄不大会算账。其实我不是不会算账,我是不要算账。

他在谈话中也帮助他们过信心的生活。他说,弟兄,我告诉你,神实在是信实的。有一件事,我能对你们夸口,今天,恐怕在所有的同工里面,用到末了一块钱的次数没有一个人比我更多。——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不盼望从他们得着什么】倪弟兄在香港领会时,有一位姊妹,备有汽车,天天在门口等着,要送倪弟兄回钻石山去。倪弟兄也知道这件事。如是别人的话,恐怕每天都要很高兴地,坐她的车子回去。但他不是这样,一散会就立刻自己走了。有时,这位姊妹出去追赶,再三地勉强,他才坐她的车子。平常他总是喜欢乘坐巴士,或的士回去。在这些小恩惠上,他不愿意占人的便宜。他不愿意巴结那些有钱的人而盼望从他们得着什么。——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韦斯利对钱财的态度】卫氏说,即使我金如尘土,银如海沙,在我死时,对我灵魂有什么安慰呢?这些财宝能跟我过渡到来生么?还是我可以转回去再享受?你从地狱里举起眼来,你的富贵现在对你有什么益处呢?那在日光之下,曾经为你所拥有的,能够蘸点水凉凉你的舌头么?富贵的享受对一个在火焰里受苦的人有什么安慰呢?

他说,我看金钱,如同粪土渣滓一样。我把它践踏在脚底下,当作街上泥土。这不是我,而是神在我里面的恩典。我不爱慕金银,不寻求它,惟恐它来黏着我,使我在灵魂归到神那里之前,不能摆脱。诚然金银必须经过我的手,但我务必小心,神是我的帮助,使这不义的钱财只是经过而已,不是停留下来。当神召我之时,但愿我在这帐棚里不致发现一点点那可咒骂的东西。你们这些自以为已发现了我所要留给继承人的财宝的人请听;如果我死时留下了十镑(在我还债以后,在我的书籍之外),你和众人都可以作证,攻击我,说我生前死后是贼,是强盗。

一七八九年正月九日,卫氏写了遗嘱。在他的遗嘱上没有留钱给任何人;因为他没有钱。那时他想,无论他什么时候离世,由于出卖书籍必有相当的进款,所以就在遗嘱的附录上写明几笔的赠与,尽可能在短时间内付出。其实,他喜欢趁他还活着的时候,多行善事;因为谁能知道他死之后,所发生的是什么事呢?

卫氏著作甚多,到他晚年,统计他生平著作所得的稿费,及版税在三万镑以上,又他生前一班爱主的人送他个人的钱不少,总数不下六十五万余镑。卫氏将这些款项,除了一部分充作他个人最起码的生活外,全数用在神的事工,以周济贫穷用。他对钱财有一铭言:「尽量地节省,尽量地捐输。」又说:「一个传道人若想聚积钱财,等于拿火藏在怀中,结果必然自焚。」他于一七九一年被主接去,时年八十八岁,所遗财产仅一银茶壶与两枚银匙。这些遗物至今犹在伦敦市区礼拜堂后的博物馆里。——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出版慕迪和桑基的诗歌集】慕迪和桑基到英国后,发现礼拜堂所用的诗歌集和他们经常所用的不同,并且不合那里的需要;因此,另编诗歌乃是刻不容缓的事。起初他们找不到一个出版商肯冒险发行。慕迪不得不用他所余剩的大约一百美金,统统投资在桑基编的那本歌词乐谱合印的十六页小册,售价每本六便士。此后又印一种仅有歌词的,售价每本一便士(二分美金)。这些诗歌集很快就卖完了。这时,有一出版商,愿给他们很高的版税;慕迪答应;于是他们的诗歌集大量印售了。

慕迪将诗歌集交给出版商印售之后,因太忙于传道工作,没有注意版税的事。这钱一直积存在书店里。及至伦敦布道结束,慕迪和桑基将要回国之时,出版商的结单,通知他们应得版税已经积三万五千美金。他们就写信给伦敦的委员会(布道期间设立的),这笔钱可由委员会支配,用于他们所要作神的事工上。慕迪和桑基他们自己不愿接受一分钱。委员会对于他们的建议,予以婉辞,说这是属于他们个人的钱,怎可他们来讲道,还要他们付出这样大的一笔钱。

当时,芝回哥路礼拜堂的执事恰在伦敦,闻讯就向委员会建议,把这笔款寄去芝加哥完成那座礼拜堂的建造工程。这个建议即被采纳。「慕迪的礼拜堂」很快也就完工。

后来,他们的诗歌集十分畅销,仅在美国,所得版税已超过一百万美金;但是分文未入慕迪和桑基的口袋里。此款由董事会经管,统统用于青年会、礼拜堂、和在诺斯斐特慕迪所办的圣经学院里。

倪弟兄说,作工的人对于利,都必须洗得干干净净,才能作工。弟兄姊妹,你要作工,就要在钱财上非常独立,宁可饿死,不能盼望得利。——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不为自己私人利益打算】路德翻译的圣经一出版,当时他的国人争先恐后购买。一五二二年九月所印的新约第一版,每本价二元,几个礼拜之内,三千本便卖光了;不得不再版。两年之内新约出版了八十次。路德离世之前,他所译的圣经,全部的、或单行本的,共出版了三百七十七次之多,共计一百多万本。不论是文人、学生、工人、妇女,只要是识字的,都有一本圣经。有些人更将圣经随身携带,随时背诵。大家爱慕读经可想而知。当时,许多印刷局因着印售圣经,大发其财。但是路德自己未取分文。在他看来,翻译圣经,乃是神给他的恩赐,不应为着自己私人利益打算。——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不靠卖书赚钱】慕安得烈著作甚多,很可由此获少;但他不靠卖书赚钱。他说:「只要能将出版费用收了回来,已够叫我心满意足了。至于翻译我的作品,以其它语言发行,往往我不知情,事先没有征求我的同意,更谈不上经济利益了。当然我也无意获利。凡是有人向我求翻译版权,我一定无条件欣然同意。」他是一个活在神面前的人,没有得利的思想,不以敬虔得利的门路。

他说,属世的人是想发财的;但是我们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事。保罗对提摩太说:「但你这属神的人要逃避这些事,追求公义、敬虔、信心、爱心、忍耐、温柔」(提前六:11)。

在世界里金钱是价值的标准。在天国的事上,衡量神儿女的尺度,也是根据他对于钱财的态度到底如何。世界上是问一个人积蓄了多少钱;基督是问他怎样为天国的事而用钱。世界是注意赚钱进来;基督是注意给钱出去。神的儿女若越少为自己用钱,而多为主用,他就越富足。——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拿出七千镑的七十倍还是不可以】曾有一人,表示愿意出七千镑,支持首都会幕的工作,惟一条件就是加入该会成为会友。他虽一再要求,司布真都予婉拒,说:「不可以。即使你拿出七千镑的七十倍,还是不可以。」多年之后,那人带着柔情地来,感谢司布真当年拒绝了他。司布真知道了他已悔改信主,这才正式接纳了他。

倪弟兄说,在钱财上不干净在神的话语里定罪得最厉害的事。试验谁是假使徒,最大的试验是金钱。凡在金钱上不清楚,有贪图的,定规是假使徒。——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