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返回本主题目录 |

 

从个人的事奉转到教会的事奉例证与灵感集锦

 

【葛理翰布道智囊团】美国布道家葛理翰所组成的布道团,据说有上百位传道人,给他提供讲道的资料。葛理翰布道有二十五年了。他讲的道很简单扼要,可是每次都有新的亮光。因为他有这么一个智囊团,所以他讲道有内容。他一个人作,多少人都在帮助他,一配搭联络就丰富了。——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邀请闻名的布道家解经家同工】宣信邀请举世闻名的布道家、奋兴家、及解经家与他同工,如慕安得烈、慕迪、叨雷、戴德生、歌汤、斐尔逊(Dr.D.A.pierson)、迈尔、司尔福、戚伯门等等。 这个名单尚未包括与宣信一同发起宣道会的属灵领袖。

威尔逊博士(Dr.Henry Wilson)原是安立甘会的牧师,后在福音会幕蒙主大能奇妙的医治,从一八九一年直到一九○八年去世,成为宣信最同心的同工,最心腹的朋友。

斐尔逊博士,与司可福博士等大名鼎鼎的解经家,常被宣信请到福音会幕讲道。司可福在台上曾说:「我实在觉得荣幸,得站在这台上讲道。如果我的好友宣信博士,没有请我来此讲道,恐怕我要灰心失望了。」

宣信自己很会讲道,却能邀请那些讲道有名的人同工。这个说出他的谦卑,说出他的大,说出他的需要别的肢体。只有包罗万有的基督,没有包罗万有的执事。——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到处都能看到羊】圣经上提到羊的次数较任何动物为多。全部圣经都是说到那「无瑕疵无玷污的羔羊」(彼前一:19)。创世记开头说到羊为献祭用,到启示录末了说到羔羊坐在宝座上。至于狮、豹、熊、狐狸、狼,……等等圣经提到不多。羊最软弱,不能自己保护自己,没有猴子聪明,没有狮子胆大。然而神却叫这卑微的羊高升。据专家考查,地球最古之时,满山遍野都是凶猛的食肉动物。但是现在这些吃人的猛兽减少了,几乎看不见了。狮子,虎,豹,狼,狐狸很少了;但是羊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

教会是羊群,蒙福也在于羊群。大驴搞故事,小猴耍把戏,是教会的难处。教会中没有大驴、小猴,都是羊,就蒙福了,就是最好的教会。我们在教会中不要作大驴、和猴子,要作羊,这是蒙祝福的。——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与人相处融洽】慕安得烈一生跟儿童和少年相处融洽,很受欢迎,有他在场,毫不感到拘束。他对儿童讲道:他们乐听。早年他出外布道时,常常利用机会聚集儿童,讲故事给他们听;听听他们背经和唱诗。散会时,再交给他们一些功课,用作下次讨论。甚至当他到达八十六高龄之时,在退修会中仍能吸引三百名左右年轻人听他讲论救恩之道。该会结束时,一百余人接受基督。

他的一位女儿回忆他的情形,说她你亲常将宣教探险故事讲给幼小的儿女听,并且模仿狮子吼叫;往往逗得他们又怕又笑。他常带着孩子们到广大的田野又跑又叫。每逢夏日下午,全家上山野餐,作向瓶子投掷石头之类的游戏。孩子们回忆父亲远游归来,全家团圆的光景,依然兴奋不已。

慕安得烈不但与儿童和少年人人相处融洽;他与同工配搭,也是很合得来。当阿伯丁(J.R.Albertyn)决定是否应聘作为慕安得烈的副牧师时,曾经问说:「如果我们相处不来,那怎么办?」慕安得烈答说:「来罢!我的弟兄,只要你作得对,我一定支持你。」结果,他们二位不但相处得来,而且成为密友。因此,慕安得烈也得以抽身去作旅行布道。

他一直与牧师们合作无间。虽然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他的属灵指导;但是彼此之间,仍然保持坦诚友爱。——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经过这样的学习就会和别人同工】倪弟兄说,让我作一点我自己的见证,我在一九二二年开始学习这功课。那时是一面流泪,一面学习顺服。虽然我所顺服的人不一定是对的,虽然我也许是对的,但是我若不顺服,我就得不到身体的管治。在那里,也许带谈不上身体的管治,但至少我可以得到圣灵的管治。当我刚出来作工的时候,年纪还相当轻。有一个同工比我大五岁,他起头相当热心,但是看见不多。神给我看见的,却是相当的多。那时许多人劝人信耶稣,但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我对福音却有较多的看见。当时有六十多人要受浸,这些人中有百分九十是我带得救的。因为是我带得救的,所以自然应当由我来给他们施浸,但是那位弟兄说他要施浸。因为他的年纪较大。圣经指明,是谁传福音,就谁替人施浸(参徒八3538)。我当时以为这很有理,以后我去见和受恩教士,她认为我应该让那位弟兄施浸。我问何故,她说因那位弟兄比我大。然后我找到另一位弟兄,年纪比那位弟兄更大。我提议由他施浸,只是和教士仍说要由先前那位弟兄施浸。我很生气。她说我不应讲道理,又对我说:「请你注意,从今天起,你要学习听他的话。」我认为这位弟兄真理不清楚,道路也不清楚,我为休呆听他?这样持续三年之久。每礼拜我教去禁食。这是神叫我学习功课。今天我经过这样学习之后,就会和别人同工。

我们的事奉乃是「被建造成为属灵的殿,成为圣别的祭司体系」(彼前二:5),是配搭的、同工的。所以我们都当效法倪弟兄,有他这样的学习,好叫我们能和别人配搭同工。——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

 

【会众带领会众】一八五四年,司布真初到伦敦,新广场街的会友只有二百三十二人,到了一八九一年底,受浸加入教会的人数已达一万四千四百六十位,经常聚会的人则保持五千三百一十一人。自从首都会幕启用之后,每年得救人数要比已往在新广场街多出一倍,可见鱼网大小往往影响收获数量。

三十年内,几乎每个主日上午及晚间的聚会都是座无虚席,星期四晚间的聚会也是一样,就是最高一层也是拥挤不堪。有人问司布真,怎能吸引这么多的听从;他答:「其实不是我吸引他们,那不是我的责任,我只是传扬福音而已。他们都是会众带来的。……这就是会众带领会众的服事,所有的信徒都该如此行。传道人面对广大听众,讲道便会格外起劲。有人说过,组织会众,就是等于守猎。传道人便是猎人。假如猎人向着一群鹧鸪开枪,必能射中其中一只。若是前面只有一、二只鸟,打中机会就很少了。」——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与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