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事奉的動機與目的例證與靈感集錦

 

【信徒要在地上預備天上的材料】請問,我們今日的生活、行為、思想,能否與天上合得起來嗎?現在有不少配合零件公司。他們有圖案,製造零件,然後我們自己去配湊起來。他們有鋼琴、床舖,甚至有房子的零件,我們買了零件,按照圖案去完成,這樣可以省了一半的價錢。因為在文明的國家,工資很貴。我們信徒也是這樣。今日要在地上預備材料,要為將來天上的靈宮,也許你是一條橫木,要插進另一條木頭的孔中,但你要插進另一木的上面還有櫛,插不進去,所以必須去掉。我們的身上是否有些多餘的東西?我們所有的,能否湊得上天上的樣式?

 

【你看甚麼為寶貴】沒有異象就去事奉神,是容易的;沒有蒙召就去事奉神,也是容易的;因為你根本不需理會神的要求。頭腦上的知識,加上信徒的情感做指導,你會幹得很成功。心情可優悠自得,只要你從未經歷神的呼召。可是,一旦你接受了耶穌基督的差使,神就整日驅策著你;那你再也不能根據頭腦上的知識來為祂工作。一個未被主耶穌抓住的人,他不會看事奉為寶貴,為神擺上的時間為寶貴,以性命為寶貴。但保羅說:「我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徒二十24)。保羅不顧他自己的安危,因為認定他是屬於主的;除了完成主所交付的使命之外,他絕對不管別的。─ Oswald Chamblers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

 

【服務神聖】耶穌基督的人生,是有史以來全世界上最尊高的人生。地上沒有任何帝王,曾獲得這種輝煌、真實的威權像祂一樣;沒有任何勇士,在戰場上曾立過這種奇異的功績,像這位拿撒勒的木匠所立的。祂人生的規律是甚麼呢?豈不是為人服務麼?祂一生美麗的歲月中的箴銘就是:「不是要受人的服事,乃是要服事人。」祂完全是為別人活著。祂從來未曾想到自己,也未曾專為自己作過一點甚麼。到了最後,祂在祂一生最大的服務工作中,流出祂自己的寶血。我們豈不當從我們的主留給我們的榜樣中,看明白世界上最真實的人生,便是忘記自己去愛別人麼?自私在各處都毀壞了這種稀少的行為所表現的美麗。我們必須獲得這種服務的精神,這樣我們的人生便像基督了。─《靈食拾英》J.R. Miller

 

【事奉神是為著在教會中通行神的旨意】「與神同工」的意思,並不是指人被召來「幫助」神,「與神同工」乃是讓神自己在教會中通行祂的旨意。因為只有藉教會,才能完滿的彰顯出祂的智慧和能力。這是神永遠的旨意。失去了這神最中心的旨意,豈不就等於失去了一切。―― 倪柝聲《一個榮耀的教會》

 

【自由的黑奴】多年以前在非洲盛行著販賣奴隸的生意。有一個英國貴族到販奴市場去,在奴隸堆中,看身體健壯,年紀輕輕的,就把他買了回來。他對奴隸說:「我用錢買了你回來,現在你可以完全自由,隨你的意思自由使用你時間和力量,或隨意往來。」這少年黑人不明白,猶豫地說:「難道你買了我來,為要叫我自由嗎?沒有人管我嗎?」那英國人說:「是的。」那少年黑人說:「你既如此好心,我不願意離開你,我願一生服事你,做你的侍僕,表明我對於你的感恩,因為你提拔了我,給我新自由。」

    保羅說他是耶穌基督的奴僕,身上帶著自由的印記,願意把萬事當作糞土,去服事救了他的主耶穌。——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一枝筆】她雖已高齡七十九(1989),且心臟常有毛病,但每天清早就往印度的大街小巷跑,尋找貧乏饑餓、寂寞孤獨的人,伸出溫暖的手,解決他們的痛苦。

她有一個堅強的理念:要將基督愛心之道行出來,讓凡坐在黑暗裡的都看見光,被遺棄的知道有人關懷他們。

她是誰?就是榮獲一九七九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德蕾沙修女(Mother Teresa)。可是最令人驚訝的是,以她瘦弱的身體,何來那樣崇高之心志,數十年如一日呢?

德蕾沙謙卑地說:「我只是一枝筆放在主手中,如何想由祂,如何寫也由祂。」

有人問她,神給她最大的福氣是甚麼?回答說:「神給我有機會,二十四小時幫助可憐人。」——張欽煌《小嗎哪》

 

【讓主使用你】瑞典人諾貝爾(Alfred Nobel 18331896)自幼對化學即有濃厚興趣,受教于蘇俄後,便回到父親的化工廠協助設計魚雷水雷,但他最大志願是研究一套方法來駕駛炸藥之爆發性,將這極具殺傷力的東西變為造福人類的能力。在實驗期中,有好幾位得力助手都不幸被炸喪生。一八六六年他終於將硝化甘油混合板狀矽藻土而成功地發明一種安全炸藥,並給命名為炸藥(Dynamite),從此以後,炸藥被用來炸山、闢路,不僅沒有危險,且容易操作。但另一方面,各國軍火商紛紛向他訂購威力強大的炸藥造武器,使他短短數年內成為億萬富翁。

當他親歷幾次慘酷戰爭,目睹無辜生命被殺,諾貝爾對他所發明的炸藥越來越後悔,良心不安。因此當他晚年在義大利療病時捐出鉅款,成立諾貝爾獎基金會,每年頒獎給對物理、化學、文學、醫學及和平有卓越貢獻的人。

凡物皆有利弊,看你怎樣用它。想到蒙恩基督徒,假若肯把自己交在主手中,必能成為一個貴重的器皿,叫你餘剩生命顯得更有價值。——張欽煌《小嗎哪》

 

【自動去探訪】王姊妹是某教會的會友,雖然受浸已有多年,但她只參加主日學崇拜,很少參加其他聚會。牧師和傳道人曾多次邀請她負責一些兒童工作,例如擔任幼兒級主日學或在兒童崇拜兼任導師,她都以一拒絕,不是推說不適合便說時間不方便。所以她只是一位崇拜教友。

可是最近她卻主動去找教會的探訪不忘部長,詢問他什麼時候去會友的府上探訪。這部長覺得甚為奇怪,這姊妹以前從不答應擔任任何事奉,怎麼現在倒自動請纓,便說歡迎她加入他們的隊伍,因為多一個人可以分成兩隊,去不同的家庭,尤其是去探訪那些長期患病不能返教會的年老肢體,幫助他們查經和禱告。怎知王姊妹說只願意加入探訪年輕會友的那一隊。部長沒有堅持己見便讓她加入了。

起初一兩次的探訪沒有甚麼特別,這姊妹只在旁看看探訪是如何進行的。後來,她探訪時卻帶了一些貨品讓這家的主婦看,問她有否興趣購買,可以有七折優待。那家的主婦不好意思拒絕,便買了一些。其後這位元姊妹認識了不少家庭主婦,更自動上門去推銷貨品。這時教會的牧者才恍然大悟,原來她並非存心投入教會的事奉,乃是趁著機會推銷貨品,於是勸她這樣做不太適當。怎知她說這樣沒有甚麼不妥。

我們有否利用教會為洽談生意或介紹貨品的場所,使聖殿成為兌換錢財的地方呢?

「我的殿必稱為禱告的殿」。(太廿一14)——蘇美靈《故事百感》


【你的責任是愛主耶穌】有一位年輕神父向德瑞莎修女抱怨工作太忙了,使他無法服事窮人,而那纔是他最渴望做的事。德瑞莎修女聽了他的話後,回答他說:「你的任務不是服事窮人,而是愛耶穌。」── 《如何自我成長》

 

【甘願放棄自由來服事主】從前有一黑人,為人所賣,與妻兒灑淚告別,狀至悽愴,有人見而動了慈心,出重價把他買回來。黑人以為不過是換個買主罷了。不料那買他的人對他說:參波阿!我出重價買你,是叫你得自由的,你回家去吧。參波卻說:我本為奴隸,你買而釋我,你真是極大恩人,我被你的愛感動,我不願自由,我願跟隨你,終身為你的奴僕。我們對於上帝,也應如此。須知天下沒有一個絕對自主的人,不為上帝的奴僕,便為魔鬼的奴僕,不服事上帝,即服事魔鬼,雖有學問,地位……亦不能免。

 

【為一百萬我也不幹】有一個新聞記者在印度遊行,看見一位傳教士在印度設立一問麻瘋院,專收患大麻瘋的人。他每日向他們傳福音,並為他們洗麻瘋的傷口。新聞記者說:『就是給我一百萬元一天,我也不幹這種工作。』傳教士回答說:『若是為著一百萬元一天,我也不幹這種工作。』

 

【白鴿與燕子】有幾個貴婦,在一起辯論作事,由負責任而作較好呢?抑是由愛策勵而作較好呢?有的說由負責寫作較好;有的說由愛策勵而作較好;有的說,既作同樣的事,就同樣的好。適一傳道人來到,她們就請傳道人決斷。傳道人就從衣袋中取出昨日剪下的報紙一頁,在她們面前誦讀:比利時國之安兌伯城某人,在其簷下捕得一燕,塗以紅色,置於籠中;又以一寵置一白鴿;遂攜二者乘坐汽車,前往二百三十五公里之遠處。次晨七時十五分,啟籠將白鴿和燕子放了出來。燕子過了一小時零七分飛返本城,白鴿則過了三小時方才返回。白鴿由籠放出之時,先在空中回翔數周,似覓方向,或在遊玩,久之方向本城飛去。燕子因為巢中有雛,一由籠出,即行奮力飛同巢中,展其疲倦雙翼,覆於雛上;母子同樂。觀此白鴿與燕子,她們所談之問題立即解決。白鴿之飛回可比負責而為;燕子之飛回乃由愛之策勵。『卻沒有愛,仍然與我無益。』(哥林多前書十三章六節)

 

【沙漠路旁挖井】有兄弟兩人,想要留名後世。一為自己在公路旁築了一座紀念碑,上刻他的名字事蹟,以為這樣便可傳名於後世了。另一個在沙漠中的路旁挖了一口井。疲乏的旅客經過那井,必然停下汲水暢飲,得以解渴,重振精神。那堥S有記述他的事蹟,事實上也用不著,因為得到他供應的人,必然感激紀念他的名。你若作一活水運河,必有許多人從你得到供應,紀念你,為你感謝神。(參看哥林多後書九章十四節)

 

【基督徒生命中有一個特性就是要事奉】在基督這個生命媕Y,有一個非常大的特性,就是服事,就是事奉。基督這個生命,乃是一個服事的生命,乃是一個事奉的生命。你若不讓它服事,不讓它事奉,就如同把一隻鳥關在籠子堙A不讓牠飛一樣,這對牠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鳥的生命的特性就是要飛,你把牠從籠子堜韖X去,讓牠大飛一場,牠就大大享受一番,覺得是過節了。同樣的,一個基督徒越有事奉,媕Y就越感覺釋放,因為基督這個生命的特性就是事奉。

 

【事奉主是生命的需要和特性】事奉主,雖然一面也覺得麻煩,有的時候也有重擔,但我們卻感覺快樂、舒服!因為這是一個生命的故事。這就好像吃飯一樣,雖然為了吃飯,在人生堣ㄙ噯W加多少麻煩,如果能不吃飯那是多好!但到了時候,還是不能不吃,因為這是一個生命的需要,生命的特性。

 

【主用愛來激勵彼得事奉祂】主在提比哩亞海邊向彼得顯現,要彼得事奉祂的時候,就是三次問他說,你愛我麼?主就是用這個愛來吸引彼得、激勵彼得,要彼得起來事奉祂,牧養祂的羊。你看見在這堙A主沒有勉強彼得。主不是像捉強盜一樣,來把彼得捉去事奉;主乃是用愛來作一個因素,在彼得堶捫E勵、吸引他,叫他不能不事奉。

 

【事奉神乃是信徒的本行】我們事奉主是天經地義的一件事。論身分、論地位,我們乃是祭司,我們應該幹的一行就是事奉神。我們若不事奉神,而去作別的,我們的行業就錯了。這好像醫生不去看病,反而去掃馬路,這是改行了,離開他的本行相差太遠了。

 

【我願作煤炭】在一個主日學堙A教員講給學生聽:『教會好比火車。有火車頭,有火車軌道,有燈,有笛,有坐椅,正如教會堶惘釵U種人才,發生各種功用,裝運屬靈豐富,供應人們的需要。請問你們願意作那一部分?』有一位小學生說:『我願意作笛。火車一到,笛就響了,遠遠叫人聽見,不至於受傷。』另有一位小學生說:『我願意作柵。我看火車穿過馬路的時候,時常傷人,作柵是最要緊的。』又有一位小學生說:『我願意作車廂。可以裝著許多豐富的物品,供應各城的需要。』有一位頂小的學生,始終不開口。教員就問他說:『你願意作甚麼?』那位小學生就說:『我願意作煤炭。』教員說:『煤炭有甚麼好處?』他說:『火車沒有煤炭就不能行動。這煤炭從爐門送進去,經火燒過之後,變成炭渣,倒在路旁,並不被人記念,但它卻在隱藏中發生了莫大的能力,推動整部火車。所以我願意作煤炭。』弟兄姊妹,今天在教會中,願意行在人前的人太多了,但是願作隱藏工作的人,是何等的少。在背後為著教會禱告,就像火車上的煤炭一樣。

 

【回到農場去】有一個窮苦出身的孩子,他的志向是進大學,進神學,然後獻身作傳道人;家境雖然困難,但他總算設法讀完了中學。畢業後身體欠佳,醫生叫他另換一種生活方式。於是他就在農場塈@工兩年。以後他考進了大學!但是求學的現實沒有帶給他平安。主的聲音仍是要他在農村塈@一忠誠的信徒,幫助村子堛滷郱|。他為了要逃避這個聲音,曾進入極大的爭戰中。終於他抑服了自己的野心,決定回到農場去。十年後,他是農村教會的一位長老。他從來沒有上過講臺,但他的精神和影響給教會帶來了復興。主安排你作甚麼肢體,你就作甚麼肢體。

 

【為神洗碗】一位七十多歲的老翁在他遲暮之年,到舊金山海灣邊的生命救助中心從事洗碗的工作。他臨終時,遺贈十五萬元給救助中心,一個貧困無依者的避難所。又捐十二萬八千元給賓州的彌賽亞學院。

       聖誕節前夕,這項不尋常的遺贈發表出來了。那時賓州的彌賽亞學院接到一張十一萬元的支票,而且附帶說明另外的一萬八千元將隨之而至。該學院的院長知道捐助人的身份,但為尊重他的遺言,隱藏他的姓名。

       賀斯特利校長說,捐助者工作多年省吃儉用,將所賺的每分錢投資在股票市場。這筆錢將用來擴建位於格蘭閃校園新艾森豪學生中心的廚房,以記念一位老人,將許多時間花在救助中心洗碗碟。

 

【人不能事奉兩個主】神不接受不專一的心,祂是絕對的獨裁。你的心沒有足夠的空間可以放置兩個寶座。將崇拜神和崇拜其他的假神混在一起,是一件辦不到的事,正如要把油和水混合在一起一樣的不可能。若基督坐在我們心堛瘧_座上,我們的心將不再有空處容納其他的寶座;反之,如果屬世的進來,屬靈的就會出去。

 

【主手中的一枝筆】榮獲一九七九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德蕾沙修女(Mother Teresa),生前心臟常有毛病,但數十年如一日,每天清早就往印度的大街小巷跑,尋找貧乏饑餓、寂寞孤獨的人,伸出溫暖的手,解決他們的痛苦。她有一個堅強的理念:要將基督愛心之道行出來,讓凡坐在黑暗堛熙ㄛ搢ㄔ,被遺棄的知道有人關懷他們。人問說,以她瘦弱的身體,何來那樣崇高的心志,且能行之以恆呢?她謙卑地說:「我只是一枝筆放在主手中,如何想由祂,如何寫也由祂。」有人問她,神給她最大的福氣是甚麼?回答說:「神給我有機會,一天二十四小時幫助可憐人。」

 

【有沒有把主放在第一位】在美國,有很多中國基督徒往往因為環境的緣故,靈性冷淡退後,其中原因雖然很多,但是主要的原因都是人為的。本來是可以避免的,由於他自己沒有行在神的旨意中,從而走錯了路,以致到了一個無可收拾的地步;這不能怪環境,只能怪他自己。

        比方說,有人為著工作收入較多,就搬家到遙遠的城市,而沒有考慮到那個城市的教會情況如何,以致在新教會中格格不入,於是逐漸變成了一個形式化的基督徒,每天忙於工作,連禱告和讀經都一曝十寒。他的問題出在他從來沒有把主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卻是將他個人的利益放在第一。他所想的,只是如何能改善自己的生活,如何能有更好的前途,很少去想到如何能多事奉主,如何能使自己的靈性進步。─ 何曉東《培靈什錦》

 

【寧學撒瑪利亞婦人】戴德生牧師有一次說到某些教會的領袖爭取最高權威的事。他說:「這些領袖以使徒的繼承人姿態出現,顯得十分驕榮。但我寧願當一個撒瑪利亞婦人的繼承者,因為她為了別人靈魂的得救,而忘卻了自己的水壺。」戴牧師的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可說觀察入微。時常教會埵釣リH為了爭奪權力、地位,致使他們忽略了對將亡的世界作見證的重要任務。那位撒瑪利亞婦人並不是一個神學家,不過她和主耶穌的際遇,使她情不自禁地要向世界宣佈。由於她熱心的推薦,使得許多人也與她一同信了耶穌。─《清晨露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