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要有忠心例證與靈感集錦

 

【一個不誠實的木匠】某富人見著鄰居的木匠,窮困萬分。一天召他來說:「我請你為我蓋造一所房子,你可以儘量支錢取料,卻要做得堅固些才好!」木匠回家私自計畫,心中貪婪,以為發財的機會到了。不但對金錢儘量多開支,而且建造時還偷工減料,幾個月之後,新屋落成。富翁便叫木匠來,對他說:「我因見你窮得無棲身之處,所以叫你蓋這房屋,我特地送給你住的。」木匠聽了,心中隱痛,自悔不該私心利己,偷工減料,以至害了自己。

    基督徒對於教會,對於弟兄所作的工如何,將來必自食其果。經上說: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陳樹祥、陳瑞伯《喻道故事集》

 

【認真查票】有個冬天晚上,天氣十分寒冷。一位查票員站在火車站門口,要每個旅客拿出車票給他檢查。旅客感覺十分不便,因為有的人穿著大衣,戴著手套,要把車票取出,必須脫下手套,解開大衣。個個都是如此,站在門外等候的時間因而拖長了。旅客之中不少煩言,說此查票員太過認真、天氣如此酷寒,難道不可通融一點。其中一位不禁開口對他說『今晚你太不受人歡迎了。天氣如此嚴寒,你還這樣認真查票,豈不令人太感不便麼!」查票員一點不為所動,台頭看那站在天橋上的站長。站長看他認真查票,十分滿意。事奉主的人也會常常聽到別人的批評煩言;但是只要遵行主的旨意,討她喜歡就夠了。

 

【器皿的選擇】一個卑賤的器皿,一個貴重的器皿,一個五毛錢二個五十塊錢。然而頂貴重的器皿卻是沾染了汙穢,頂下賤的器皿,卻是極其清潔。當你喝茶的時候,你用那一個呢?你必定寧肯用那卑賤而清潔的器皿。神也常常用那無才無知,卻是潔淨的器皿。若是你家請來一個奴僕,凡事能幹,菜也燒得不錯,衣服也燙得整齊,樣樣皆好,只是他的行為靠不住。另外又有人介紹一個鄉下女人,飯也燒不大好,衣也不會燙,一切都不大會,但是非常誠實,你用那一個呢?我想我們寧肯用那個不大行,卻是誠實的奴僕。神在教會中,是與誰同在呢?是那些有恩賜而行為墮落的呢,還是那些心中誠實卻好像沒有多大恩賜的呢?『所求于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哥林多前書四章二節)

 

【打耶穌的人】懷亞力大說:『有一個人作夢,看見耶穌被兵丁綁在木樁上,用皮鞭子打。鞭子梢上都是鉛彈子。一鞭打了下去,鉛彈子嵌入肉內,鞭子拿了出來,只見鮮血直流。他就跑向前去,打算攔阻兵丁,不要再打。沒有想到,他一轉身,看見鞭子拿在自己手內;他就是那打耶穌的人。許多時候我們只看見別人攔阻基督,頂撞基督;卻沒有想到我們自己在生活上,在事奉上,常常攔阻基督,頂撞基督。豈非等於鞭打她麼?

 

【真理埋沒在牆內】馬丁路德明白了得救的真理之後,勇敢為主作見證,他說:『基督在人前承認了我,我不在君王面前閃避,而不承認她。』許多人因著他的見證得救,明白真道。但是與他同時的,還有一位巴所利的馬丁,他也發現主的真理,卻不敢為主作見證。他在他的書卷的一頁上寫著:『慈愛的基督阿,我知道我只能藉著你的寶血得救;我承認你為我死,我愛你。』寫完之後,就從他的房子的牆上取下一塊磚頭,將它藏在牆內。這本書卷被發現尚不及一百年。『你不要以給我們的主作見證為恥。』(提摩太后書一章八節)

 

【梅大衛的釘錘】梅大衛是世界聞名的釘錘製造家,發明瞭最新式的釘錘。他本來是個農夫,因為買的釘錘,常常都不滿意,他就自己製造。鄰舍看他制得很好,爭先恐後向他訂造。因為制法特好,也就改業專造釘錘。有一個朋友問他,為什麼他制的釘錘比別人制的更好使用,更為牢靠。他回答說:『我不單造得好,而且更要求造得極好,好上更好。』有一次,有人來訂一大批貨,顧主對他說:『我照顧你這樣多,你該為我造些比給別人更好的釘錘。』他回答說:『我不造就罷了,要造就造頂好的,因為我造每一個釘錘都像為我自己使用一樣。所以我這兒沒有次等貨。』神所要的是上等貨,不是次等貨。凡不是出於基督的,再好也是次等貨。『所獻的必純全無殘疾的,才蒙悅納。』(利未記二十二章二十一節)

 

【來德你在這媯尼琚j數年前,在一個醫院埵漱F一條狗,說來很是淒慘動人。來德和他的主人是很要好的朋友,他們的關係,可說形影不離。某日,主人到醫院去開刀。來德也追隨其後。進電梯的時候,它的主人拍著他的背說:『來德,你在這要等我回來。』來德遵命等在那堙C一天又一天,一個禮拜又一個禮拜,那狗總不離開。它不知道主人開刀之後就死了。並且他的屍身也已經從另外的們被搬走了。幾年之後,它仍在電梯旁邊等著,大家都已司空見慣。等了好幾年,它也死了,仍是忠於主人的吩咐:『來德,你在這媯尼琣^來。』『你務要忠心至死,我就賜給你那生命的冠冕。』(啟示錄二章十節)

 

【作個忠心的管家】從前國民政府中央招待貴賓的機構名叫勵志社,那時黃仁霖只是社堨朝曭漱p夥計,蔣宋美齡女士常過問些社堛漕ヾC

        據她說,每次搖電話到社堙A接電話的總是這位小夥計,幾乎風雨無阻,別人下班早走了,他總是沒有走。

        有時,她偶然跑過來看看社堭“峞A別人都不在,他總是搭著梯子,不是在修風扇,就是裝電燈。她見到上班的職員,都是必恭必敬,外表奉承;黃卻是堨~一致。

        這是為甚麼,一下子,蔣夫人將他升任主管;而後來,他一直得到信任,官運亨通,最後做到聯勤總司令。

         故事就是這麼簡單:「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

 

【水的故事】有一則故事說,從前某人在沙漠中旅行,發現一處的泉水清新無比,於是他決定帶一壺回去呈獻給國王。在他喝完之後,他的皮袋盛滿了清涼的水,便啟程回去。當他把水呈獻給王時,那水因為在沙漠烈日照射下和在容器中起變化而變壞了。國王嚐了一口,仍誇獎說很好。在他離開後,群臣也過來品嚐,覺得那水根本就不好,他們正在大惑不解時,國王解釋說,我讚美的不是這水,而是那人的愛心和對王的敬意。同樣,我們為主作工,可能作得並不理想,但主是「察看我們的存心」的,不管別人怎樣批評我們,主仍欣慰於我們的忠心。

 

【要看你有否浪費時間】一位日本宣教士到菲律賓去佈道,經過香港買了一隻手錶。

       他在離開菲律賓之前,把那隻手錶送給了一個當地的同工,這位同工接受時沒有一點驚喜,問他何故?他說:「最近神責備我浪費時間,我說,『主阿,我連一隻手錶也沒有,除非你賜我一隻。』」

 

【畢業禮物】郝樂是一位元元主修建築工程的大學生,父母在他高中時雙亡,叔父便負起撫養他及供給教育費用的責任。

       當他大學畢業的時候,叔父對他說:我正好要蓋一棟房子,既然你是學建築的,這棟房子從設計到監工,都由你負責,也好讓你一展所長,兩百萬的建築費用我負責,你儘量把它做好;我也信得過你,等完工的時候通知我來看就是了。郝樂很高興有這樣的機會,也很感激叔父的栽培,便全力以赴。

       可惜不久,郝樂便在最完全的藍圖與實際建材中,有了差距。他改用次等的材料,而把所得的餘款拿來揮霍,他也監督不力,常常偷懶。他想,叔父是個外行人,何處偷工,何處減料,他並不能察覺,房子的外觀,仍然與所設計的一模一樣,更何況叔父完全信任他,把一切都交給他處理。

       到了落成的日子,果然房舍優雅大方,設計新穎實用,叔父讚口不絕,對他說:侄兒,你沒有使我失望,這幢房子證明瞭你的學識、能力以及勤勞,你可以自立了,這算是叔父送給你的畢業禮物,以後你可以住在堶情A享受你按照自己的理想所蓋的房子,它也是你親自監工的。

       郝樂,此時頹喪萬分,他明白這房子是虛的、次好的、有問題的,但,沒有想到,這房子是為自己蓋的。

       神給每一個人夠用的聰明才力,來設計自己的一生,有人浪費寶貴的光陰,有人選用最差的材料,以便自己可以享樂,但他到了人生的終點時,神要像叔父說,這就是送給你的房子,你自己親手蓋的。「各人的工程必然顯露,因為那日子要將它表明出來。有火發現,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林前三13)

 

【不忠心的下場】從前我們在中國組織一些佈道團到各處去佈道。有一青年人很熱心,會講道,他對真理的發揮詳盡透澈,內容豐富,講起道來娓娓動聽,很會吸引人。且他不但會領唱詩,又會吹喇叭,所以很多人歡喜他。不久,我在一件小事上看出他的不忠心來。因為他會吹喇叭,所以我們買一枝喇叭給他。當抗戰逃難的時候,他自己所有的東西都帶走了,只是那為福音而用的喇叭不帶走。這顯明他何等不忠心於主的東西。後來,這位不忠心的青年工人,他去賭博,輸了許多錢,欠了滿身債,不能再在教會堛A事下去了。只好去踏三輪車,這是何等可憐的下場。

 

【自食其果】有兩個建築師,為一富翁建了幾十年的各種房子。一日,此富翁請兩人再各為其建最後一幢房子。兩人中一人誠實,一人滑頭。誠實人認為此乃最後一次替富翁效勞,乃盡一切所能,造了一幢最堅固的大樓。另一建築師則決心撈最後一筆,乃極盡偷工減料之能事。不久,兩屋皆造妥,兩人乃將大樓鑰匙交給富翁。萬沒料到富翁說:「承蒙兩位為我服務多年,無以為報。今將此屋相贈,請各自領回,交給子孫居住,聊表謝意。」兩建築師皆口稱不敢。但誠實商人猶覺心安,心知子孫必可穩妥居住。另一商人則汗流浹背,心中惶恐至極。

        我們對人所作的,常會原樣而返,我們當何等小心。

 

【信仰的守護者】

  在古希臘,斯巴達(Spartans)人的勇敢人盡皆知。比起文化更進步的雅典人,他們也許缺乏幾許優雅高貴的品德,但卻沒有人會懷疑他們的勇敢和忠心。

  普魯塔契(Plutarch)在斯巴達王來喀古士(Lycurgus)的傳記中,提到一個令人感動的故事。

  有一個斯巴達的摔角好手參加奧林匹克運動大會的比賽。有人以大筆金錢賄賂他,要他故意輸給對手,他斷然拒絕。經過一番纏扭苦鬥,他終於打敗對手,贏得勝利。

  有人問他:「斯巴達人呀,你贏了比賽,又有什麼好處呢?」他微笑地回答:「我可以在和敵人作戰時,站在我的君王面對保護他。」

  這個斯巴達人所能想到的最大光榮,就是能保衛他的國王,即使犧牲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基督徒也當如此。

  基督徒最大的殊榮,就是作一個信仰的守護者,為耶穌基督而戰。── 包恪廉,《天色常藍》,海天書樓,蒙允刊登

默想:不讓危難阻礙了我們該執行的職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