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含HAM出方舟挪亞的兒子,就是閃,含,雅弗;含是迦南的父親,……挪亞……栽了一個葡萄園。他喝了園中的酒便醉了;在帳棚裡赤著身子。迦南的父親合,看見……就到外邊告訴他兩個弟兄。於是閃和雅弗,拿件衣服搭在肩上,倒退著進去,給他父親蓋上,他們背著臉就看不見父親的赤身。挪亞醒了酒,知道小兒子向他所作的事,就說,迦南當受咒詛,必給他弟兄作奴僕的奴僕。又說,耶和華閃的神,是應當稱頌的,願迦南作閃的奴僕。願神使雅弗擴張,使他住在閃的帳棚裡;又願迦南作他的奴僕。(創九1827)

很奇怪,有些讀經的人以為因著挪亞對他兒子迦南的咒詛,非洲人都應該永遠是二等民族。本來一個迷糊醉漢醒來頭一句話是不足為憑的,不如怪責挪亞私下的可恥行為才更合理。然而,他脫口而出的話卻有預言性,因為直到現在還有含的後裔,就是那些心地發黑而非膚色發黑的人,他們纔是含真正的後裔。不管是什麼膚色,這些人思想被淫亂所污染,滿口污言穢語,走到哪裡污染到哪裡。如此看來,挪亞的話確是非常真實,他們應得的審判就落在頭上,自身的污穢叫他們成為最卑賤的奴隸。―― 華思德《默想聖經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