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丟特腓

 

【丟特腓DIOTREPHES作長老的寫信給親愛的該猶,就是我誠心所愛的。……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有弟兄來證明你心裡存的真理,……我聽見我的兒女們按真理而行,我的喜樂就沒有比這個大的。親愛的兄弟啊,凡你向作客旅之弟兄所行的,都是忠心的;他們……證明了你的愛;你若配得過神,幫助他們……他們是為主的名出外,……我們應該接待這樣的人,叫我們與他們一同為真理作工。……但那……好為首的丟特腓不接待我們。所以我若去,必要題說他所行的事,就是他用惡言妄論我們;……自己不接待弟兄,有人願意接待,他也禁止,並且將接待弟兄的人趕出教會。親愛的兄弟啊,不要效法惡,只要效法善。行善的屬乎神;行惡的未曾見過神。(約三111)

約翰的憤慨並沒有錯,丟特腓的行為實在令人齒冷。按照聖經的教訓,只有傳假道或行為可恥的人,教會纔可以將他趕出去。丟特腓個人有什麼權力這樣作,則不得而知了。很明顯的,教會起了變化,以致有人在教會中能這樣弄權。丟特腓大概找著了什麼口實才成了教會的獨裁者。他喜愛權力,我們誰不愛?他濫用權力,若非有其他信徒約束,我們誰不會如此?如果丟特腓接受肢體的交通和提醒,或許他就不會長久在這樣的錯謬中。肢體是神為我們預備最好的防衛兵。―― 華思德《默想聖經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