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部百流

 

【部百流PUBILIUS離那地方不遠,有田產是島長部百流的;他接納我們,盡情款待三日。當時,部百流的父親,患熱病和痢疾躺看;保羅進去,為他禱告,按手在他身上,治好了他。從此,島上其餘的病人,也來得了醫治。他們又多方的尊敬我們;……(徒二十八7—10)

在米利大,部百流頗有勢力,他可能還是當時屬世權勢最盛的羅馬帝國的代表。然而,他面對臥病的父親卻束手無策:在這挑戰底下,他實在是軟弱無能。部百流熱情款待的一班遇難船客中,有一個身材矮小,樣貌因旅途困頓而顯得早衰,正要被押往羅馬受審的囚犯。他知道部百流的父親患病後,請求特許探望他。因著這人的禱告與按手,病人終於康復過來。部百流對於這個什么權力也沒有的人,竟能行奇跡幫助他,必然感到驚訝。其實,保羅自己沒有能力,他既不能平靜風浪,又不能在水面上行走,但在米利大,他卻成為一根流通的管子,叫主的能力透過他得以彰顯。―― 華思德《默想聖經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