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 返回本主題目錄 |

 

殉道史

 

【逼害更正教徒】同情教皇的人看見路德所譯的德文聖經公諸於眾,大起恐慌。英王享利第八(Hery VIII)也寫信給選帝侯腓力德律,要他禁止印刷聖經的進行。德國有些諸侯,命令人民交出所有新印聖經。據說有些地方且把所收集的聖經焚燒。

英王亨利第八寫了一本書,大大反對路德。他在這本書內漫駡路德是豺狼,是毒蛇,是猛獸,是惡魔一党的。路德從頭到尾讀完了這本書,也就寫了一篇駁文,辯護真理。教皇和皇帝因之惱恨,於是迫害更正教徒的事也就開始了。

在安威(Antwerp),有更正教徒宣傳真道,不久即受逼迫逃往別處去了。他們中間有些人,被捉下監,強迫他們應許今後不再跟從新教,否則火其身。其中有兩位,一名毛司Moes),一名伊斯其Exch),始終堅定相信基督,不信教皇。遂被押赴刑場,旁邊堆柴,恐嚇他們。執行者說:「再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仍要固執新的信仰,抑或棄絕新的信仰而得自由?」他們答說:「我們永遠愛護基督的教會,絕不承認你們的教會。」半小時後,這兩位青年就被燒為灰燼了。當他們被火焚燒之時,口裡依然唱著讚美基督的詩,從從容容,為道捨命。從今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他們存留。這兩位青年,是在路德之時第一次殉道的。

德得聞此說,大受感動,一面為著神使他們能夠勇於殉道獻上感謝;一面為著他們的死,作了一首讚美的詩,表揚他們為道捨命、勇敢的心。

此外,在其他地方,殉道的人也不少。在維也納(Vienna),有位陶波爾(Gaspard Tauber)著文反對羅馬教會制度。他被捉住,若不聲明改變反對態度,必被處死。但是他在受審之時,當眾聲明,寧願受死,不能不承認福音,於是先被斬首,後又焚身。

在匈牙利(Hungry的播達Buda),有一書販,誠信基督。他因販賣新出版的新約及路德的著作,被捉綁在火刑柱上,周圍堆上他所發賣的書,點火焚燒。但是這人死時面現快樂。

此外,有的被下牢獄,有的被絞死,有的被拔出舌頭,有的被釘在柱上,還有許多其他殘酷之刑。——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約翰威克立夫(John Wyclifyi一三二四∼一三八四)】他是牛津的一個教授,講道反對神甫階級的專權,反對教皇、紅衣主教、教長、僧侶的存在,申斥酒餅變成實在血肉的誤解,以及附耳向神甫的認罪,力辯人可自由誦讀聖經。他曾將聖經譯成英文。人稱跟從他的人為「羅拉得派」(Lollards)。胡司約翰(John Huss)是他的高足。胡司殉道,禍延威氏的屍骨,也從墳墓被掘出焚燒。——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胡司約翰(John Huss一三六九∼一四一五)】他是玻希米亞的伯拉大學的教務長;威克立夫的門生。威氏的著作在當時,深入了玻希米亞。他剛強,無所懼怕,攻擊神甫的罪行,教會的腐化,定出售贖罪票的罪,否認煉獄的存在,申斥對聖徒的敬拜。他高舉聖經,過於教會的教義規例。

    在坡希米亞(Bohemia)跟隨他的人很多。教皇明知無法消滅他,便用詭計誘捕,申言召他君士坦司參加大公會議,當面辯論一些問題,並且應許不加害於他。誰知胡司一到,便被拘捕了。這時教皇說,人應許行邪道者甚麼,可以不必守約。他若不承認背道的罪,就是處死他。胡司說,「真理不可違背,只管將我處死罷!」胡司到了刑場屈膝伸手,兩眼望天,接著唱了好幾次讚美詩,面露笑容。禱告後,他被脫去衣服,綁在木柱上。大法官親來勸他,如能起誓背棄從前所傳的道,便可保全性命。胡司不從。人就點火把他燒了。他的骨灰和染著骨灰的泥土,都被拋入萊因河中。一年以後,他的門徒布格拉的耶柔米也被燒死了。——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薩佛那羅拉(Savonarola 一四五二∼一四九八)】他是義大利佛羅倫斯(Florence)人,講道很有能力,廣大群眾湧進他的教堂聽道。他極力攻擊城市中的荒宴醉酒,好色邪蕩等等罪惡以及教皇的罪行。後來那城果然悔改新。教皇亞力山大六,用盡方法無法封閉他的口,甚至教皇設計賄賂他以紅衣主教的地位,也歸徒然。至終他被絞死,然後放在佛羅倫斯的一個廣場上焚燒。時在路德馬丁張貼九十五條反對教皇的標題前十九年。——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庚子(一九○○年)拳匪(義和團)之亂】中國演習拳棒之術,開始于清朝雍正時代。有人自號教師,召徒眾,蠱惑愚民,跟從之輩多系遊手好閒,不務正業之流,尤其強悍少年,更是投其所好。他們廢弛營生之道,群居終日,鬥氣角勝,以致賭博、酗酒、打鬥、偷竊、攪擾等等,層出不窮。當時政府即予制止,嚴加防範。

乾隆三十六年,有個郜生文,河南商邱縣人,傳習拳棒,招收門徒。未幾,他因犯案正法。

佳慶十三年,江南之穎州、毫州徐州等府,河南之歸德府,山東之曹州、沂州、兗州等府一帶地方,多有無賴棍徒,拽刀聚眾,設立順刀會、虎尾鞭、義和拳、八卦教,橫行鄉里,欺壓良善。遇有會場、市集,公然搭設長棚,押寶聚賭,勾通一些下級官員為其耳目。清廷飭令三省巡撫認真取締,盡法懲治。

嘉慶二十年,又查出有人傳習義和拳、離卦教大乖教、清茶門等,招徒錢,傳說邪教,皆被獲嚴辦,或被處以極刑,或被放逐,一切邪悖經卷,俱被搜出沒收。

光緒初年,直隸冀州,土匪成群滋事。那時,李秉衡為該州知州,設法招撫。匪首徐某和其黨徒接受收編,名為義和團隊;這是義和團命名的來由。另一匪首名為黑虎,勢甚猖獗,官兵屢不獲,他抗命不從,不肯被收編。

光緒二十五年,賢乃旗人,任山東巡撫時,省內漸有多人演習拳棒,後與教會為仇賢不但未予辦,反而縱容他們。未幾,賢調任山西巡撫,拳匪足跡因之蔓延到了山西。賢調任,入觀之時,言之於朝,慈禧太后及宗室大臣多信之,自此拳匪亦漸橫行京津之間。

袁世凱接任山東巡撫,這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山東肥城縣發生拳匪殺害英教士卜克斯。這是拳匪肇亂起點。袁世凱擒獲匪首多名,分別斬決。關於殺害教士,則給恤金,建築教堂費九千兩,以此了結事情。

光緒二十六年三月,山東拳匪搶劫高密城外鐵路公司,並且揚言要毀鐵道,再毀輪船,凡物洋式者毀之,洋人殺之。幸經巡撫嚴予查辦,拳匪未能大肆其

毓賢縱匪,赴任晉撫之後,請了三個拳匪進入太原。數日之間,太原滿街拳匪揚威,氣焰高張。毓賢且下令,殺滅信教的人,焚毀教堂。他曾親手拔劍殺死一個洋人醫生和一個天主教的主教。這位主教是法國人。他被捕捉,賢升堂訊問,你是那國人?他答,我是大法國人。毓賢怒說,什麼大法國。你們吃中國的,住中國的,還想暗害中國。說到這裡,怒氣衝衝拔出身佩寶劍,一劍過去,主教立即倒下,一命嗚呼。他又命令殺死洋人以及信耶穌的人。一次,在一日之內殺死中外男女信徒九十六人,剝光他們的衣服,屍身赤裸裸放在巡撫衙門前面一夜。次日又將他們的頭顱,或一個籠,或二個、三個籠,分別懸掛每城門口,屍身拋棄城外荒野,從前處決犯人屍骨堆積之處,任憑狼吞狗噬拳匪為害之大,於此可見一般。

因著毓賢如此殘暴,各府州縣拳匪,群相呼應,更加橫行,肆虐無忌。推究拳亂禍首賢這人難辭其咎。

拳匪大喊,扶清滅洋,殺洋鬼子和二鬼子,稱信耶穌的中國人為二鬼子。他們一面虛張聲勢,說他們口念咒語,就能請出神仙,幫助他們殺滅洋人,並不為難,他們能閉槍炮,能使刀劍不入其身。一面他們謠言,煽動群眾仇外。他們說,因著洋人傳教,不信神佛,祀祖先,以致惹怒神爺仙爺,天不下雨,地土乾裂。或說洋鬼子差二鬼子井裡下藥;或說某處抓到一個二鬼子向井裡下藥,從他身上搜出許多迷人藥物;或說某處的井,一個二鬼子經過,井水立刻就變紅了;或說二鬼子遍處拐小孩,賣到外國去;或說二鬼子誘拐婦女: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光緒二十六年四月初拳匪在京城開始活動。繼則京城以外州發生拳匪殺戮教友,焚燒民房。各國使臣會議,請求各國遣兵入京,保護使館,於是引起八國聯軍,進攻中國。

五月初一至初三,拳匪焚燒火車站,毀壞京津鐵路。京城戒嚴。初十,拳匪大隊由京至津,一路拆毀鐵路橋梁。十一日,京中官員眷屬多逃

十四日,安徽姚提督自甘肅入京,在市遊行,眼見拳匪到處皆是,聲言要殺鬼子。斥責他們說,升平世界,你們切勿妄言。你們要殺鬼子,恐怕鬼子將殺你們。拳匪大呼,二毛子(亦稱二鬼子)來了。說,不是。拳匪不聽,拖他下馬。旋即焚香燒紙凡不自承為二毛子的,即燒香一炷紙一張,如香燃,紙不盡,必殺無赦。)畢,將要殺,京都營官李某馳馬趕到,力為剖辯拳匪不聽,將殺之。營官撫屍痛哭,亦被拳匪殘殺。

十五日,日本使館書記杉山,走出永定門,被拳匪殺死路上。拳匪又燒教堂和教友房屋,無論男女老幼,一概殺了。火光沖天,三日不熄,京城大亂。拳匪如火燎原,勢不可。二十三日,德國公使克林德,被拳匪殺死于單牌樓。自此之後,京城暴亂不堪。

光緒二十六年五月二十日,皇召見皇公大臣入議。兵部尚書徐用儀,吏部侍郎許景澄,太常寺卿袁昶都力不可攻殺外國使臣。二十一日,又召見大學士、六部、九卿問計。戶部尚書立山奏說,拳民法術多無功效,就有某臣指斥其為漢奸。二十二日又召見各王大臣,某王請攻使館,內閣學士聯元力言不可,就有某臣斥他通夷。

事後,許、袁二公聯名密奏,連上三疏死,不可殺害使臣、教士,並且請袒護拳匪之人。無奈諸王大臣昏無知,囂張跋扈,深信邪術,挾制朝廷,不但未予辦,反而縱容拳匪肆虐

及至英、俄、法、德、美、日、意、奧八國聯軍攻入,那五位大臣先後都被誣陷,冤殺。七月初七日冤殺許景澄、袁昶二人。又於十七日冤殺徐用儀、立山、聯元三人,旬日之間,連殺五大忠臣,天悲地慟

光緒二十六年六月十三日,聯軍破天津,七月二十一日破京,慈禧太后及光緒皇帝青衣含淚出走,暮至貫市,不堪饑餓之苦。二十三日至懷來縣,縣令吳永進以衣食。終至西安,奕劻、李鴻章奉命全權大臣,與各國議和。光緒二十七年(一九○一年)約成,要款有四:一、分遣親王專使至德、日兩國謝罪;二、許各國駐兵京城,保護使館;三、拆毀天津城垣及大沽大炮;四、賠款四萬五千萬兩,分三十九年償清,年息四厘,本息總數為九萬八千二百五十萬兩。

光緒末年,美國首先倡議,退減此項賠款,為中國興辦教育文化事業。宣統初,退還一批;歐戰後,德奧兩國完全放棄;俄於大革命後,允以協定方式退不還;英國於一九三○年(民國十九年)與我國外交部簽訂換文,允將此項賠款,投諸中國鐵路及其他生產事業;其餘各國皆巴黎和會時歸還;至今未見諸實施者,只日本與義大利。

亂平戰息,慈禧太后和光緒皇帝還宮。他們嘗了拳匪禍國之苦,遂即懲辦禍首。那些縱容拳匪之諸王大臣,有的賜令自盡;有的發往新疆,永遠監禁;巡撫賢乃是禍首罪魁,先予發往新疆,再予斬頭;有的革職。

宣統元年三月二十日,令賜前被冤殺之五大忠臣,並錄用他們的子。旋於四月初六,令前戶部尚書立山曰忠貞;前兵部尚書徐用義諡曰忠;前吏部部許景澄曰大;前內閣學士聯元諡曰文直;前太常侍卿袁昶諡曰忠直——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義和團之亂被殺教徒】在義和團之亂中,天主教徒受害最重。單在北京地區死亡的天主教徒達一萬五千至二萬人之間。利竇(Matteo Ricci)的墳墓和十七、十八世紀時耶穌會教士的墳墓都被挖開,遭受辱。山西天主教徒被殺的約有二千人,其中包括兩位主教和多名神甫。

基督教傳教士在中國境內被殺的共有一百三十多人,他們的子女被害的有五十多名。內地會喪亡的數字是五十八位元傳教士,還有他們的子女二十一名。全中國基督徒被殺的將近二千人。

那時戴德生正在瑞士養病,接到消息,憂心如焚,心跳幾乎停止,脈搏由每分鐘八十次降至四十次。他用微弱的聲音說:「我不能看書,不能思想,甚至不能禱告;但我仍能信靠他。父阿,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內地會教士雖然橫遭殘殺,房屋衣物損失殆盡,卻無一點怨言。偏查受害者及其親友書信,不見一句怨恨、報仇或要求賠償的話。戴氏認定內地會公物,一概不作賠償的要求。即使中國官廳情願賠償,也不接受。英國外交部及北京英國公使館對於這種態度深表欽佩、同情。——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帶去處死的女子在車上唱歌】一位弟兄說到他得救的經過。他是山東半島的人,年輕時曾到大連去,住在一個旅館裡。這個旅館老闆是個很熱心的基督徒,對他傳福音,就把他帶得救了。這個旅館老闆得救有一個特別的故事。原來當這個老闆十六、七歲時,他在北京一個店裡學作生意,正遇見庚子年拳匪作亂。有一天,街上又亂起來了,店鋪趕緊關門。他從門縫裡望出去,看見許多義和團的人,都拿著刀,列隊而來。當中有一匹驢,拖一輛車,車上坐了一個年輕女子,是基督徒,被拳匪捉到,要帶去處死刑。這位女子就在車上唱歌,她的光景不光喜樂,還滿面放光。那件事給他很深的印象。他說他一定要察究,耶穌教是甚麼意思?到底是吃了甚麼藥,叫她有這個勁頭?因此,過後,他就去找信耶穌的人,聽了福音,就得救了。

這件事給我們看見,當人為主殉道,為主受逼迫,受辱駡的時候,就有榮耀的靈停留在他身上。「你們若為基督的名受辱駡,便是有福的;因為神榮耀的靈常住在你們身上」彼前四:14——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殉道者身上有榮耀的靈】彼得提起榮耀的靈,看其上下文,乃是聖徒對苦難和逼迫的經歷。對於受苦的聖徒,那靈不但在他們裡面是神聖成分的內住,在他們身上也是榮耀。每一個真實的殉道者都是這樣。X弟兄曾經告訴過我們,在中國拳匪之亂期間,一個青年女子殉道的事例。有一個年輕人看見她,被押赴刑場途中,臉上榮耀發光。發光就是主榮耀的照耀。榮耀的靈的確在她身上。

    幾年前,X弟兄聽說,有一個傳教士殉道了。這位傳教士寫過一首詩,每一個殉道者的臉都像天使的臉,每一個殉道者的心都像獅子的心。X弟兄也要說,每一個真正的殉道者都有榮耀之靈的照耀。榮耀的靈就是內住的靈,基督的靈,恩典的靈成了照耀在信徒身上的榮耀。——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童子為主殉道】十六世紀時,基督教在荷蘭國大遭逼迫,許多信徒為主殉道。傳說有一十四歲的信主童子和六位熱心信徒同被官府捉去,囚在一個高塔之中。約有一年之久,提出審問,如肯反教,就可得釋放。若還信從耶穌,不但他們必得受死,就是他們的父母子女也必遭殃。他們聞言,毫無懼怕,反向官府講論主道,並說他們生死全在主的手中,各家安危全靠主的保佑,為主殉道,身體雖死,靈魂卻必長生別事還可遷就,反教一事,絕不能從。官府沒法,遂把他們七人定了死罪。出斬之日,七人同被押到法場。當兵擺成圓形,圍著他們。執刑官看見那個童子,十分愛惜,遂問他說:「小子,現在你若應許不信耶穌,我就立即把你釋放。你若願意回家,我就送你回家。若不回家,我必安排給你一個好事。」童子立即回答說:「若是我因怕死反教,暫時享受這個世界的快樂,那能比得上離開這個世界回到天上享福呢!耶穌是我救主,我不能不信,我不能不信。」執行官聽了,吩咐刀斧手,立將七人斬首。童子身體雖死,為主作的見證卻是長存。

    這位童子雖死猶能見證主。可惜有的信徒不敢在親戚朋友面前承認主,暗暗地作基督徒,比起這位童子能不感到慚愧。——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埋身露頭禱告】在南美洲哥倫比亞,有一個信徒,以賣咖啡為業,主日講道,平時領禱告會或看望信徒,或到附近鄉村傳福音,熱心事主。一九五○年一月,忽然來了二十人,捉他到一個墓園裡,把他立放在一個掘好了的墓中,隨即四圍填土,積土漸高,直至全身埋沒,惟露一頭。他們對他說:「好。現在有兩件事要你作:(一)脫離自由黨,加入保守黨;(二)棄絕耶穌,不作基督徒。」他在墓中答說:「脫離自由黨,加入保守黨是小可的事;但我絕對不能棄絕主耶穌。」他們就說:「既是如此,你趕快祈禱罷,因你就要死了。」他果就低頭為著站在墓前逼害他的二十個人禱告說:「神阿,你命我傳福音,若我死能使人接受福音,比我生更有效,我準備死。」其中的一人聽了大大動怒,拿起槍來,打中他的頭。不到三個禮拜,其中的十五人都悔改信主,並且加入教會。——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埋身歌唱】韓戰時,有五百名牧師被俘判決,立即處死,二千間教堂被毀。有一個牧師家庭在韓國仁川被俘。這一次,他們挖了個大坑,準備把牧師、師母和他的幾個小孩推進去。他們說:「牧師,這些年來,你用聖經上的迷信,帶領人民進入歧途。現在如果你能在人民面前認錯,懺悔已過的罪行,那麼你的全家就可恢復自由。如你死守迷信不改,就把你的全家活埋。快快決定!」孩子們不禁哭叫起來:「爸!爸!替我們想一想,爸!」這位父親動搖了,舉起手說:「好,好,我說。我願當眾宣佈…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的師母用肘輕輕碰他:「孩子的父親,不可以這樣!」接著又對孩子們說:「孩子們,別吵!今夜我們要和萬王之王,萬主之主在一起吃晚餐哩!」於是她引吭高唱「讃慕美地」;丈夫和孩子們隨聲應和。他們就下手活埋他們;孩子們一直被埋到頭,仍然歌唱不停。所有在場目擊行刑的人全都受感,信了主耶穌。——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五教士被土人用長矛刺死】一位讀法科的青年學生,名叫愛德華,在他七歲時信了基督,此後在主的恩典和知識上不斷地有長進,天天讀經禱告,喇叭吹得很好,會唱歌也會演講。在他讀中學時,常參加青年歸主運動所主持的球隊比賽,以及對青年的佈道工作。中學畢業那年,他擔任他那一班的班長,並在全國學生演講比賽中得到冠軍。中學畢業,他決定攻讀法律。

一九五一年九月中旬的一天,他去叩他父親書房的門,對父親說:「父親。我不回去讀法律了。過去三個禮拜中,我一直與主爭執。現在我已把長進交給主,聽憑他用我在甚麼地方都好。」父親答說:「孩子,神也能使用一個基督徒律師。然而,若你覺得有主引導,應當作傳教士;我絲毫都不攔阻你的道路。」

一九五二年十二月,父親送愛德華夫婦,和他們的嬰孩,上船去厄瓜多爾,向貴渣卡族土人佈道,在啜泣中別。那時作父親的體驗到貝約翰John Paton)(「太平洋傳道錄」中聞名的傳教士)出發到南洋去的那天和他父親在路上同走的心情,以及李文斯去非洲之時,同他父親走到格拉斯哥預備出發至依依不捨。父親以堅定信靠神的態度對兒子說:「主必祝福你和保守你。」對神他說:「神阿;我們愛你,而把這些親愛的人獻給你了。」

在那以後只有三個禮拜,消息傳來,說有五位傳教士死于厄多爾的深林中,其中一位是愛德華。這五位青年傳教士遭奧卡族土人用九尺長矛刺穿,身體丟到古列萊河中死了。

愛德華的父親說,照人的天性來講,我會勸他回去攻讀法律,告訴他走這條路將有優厚的薪水和許多的好處。但是,若我那樣作,將造成何等可怕的錯誤阿!不但我會把已經奉獻給主的孩子收回,並且也會奪去在神的計畫中所要賜給愛德華的「殉道者的冠冕」。

有人也許會問愛德華的父親:「如果你早知道你的兒子要遭遇這樣的死,你會讓他獻身作傳教士麼?」他會這樣回答:「是的。我願意」。在他認為,神要我們獻上一切,而且他有權利這樣作。我們對他說,我們愛他;他要我們拿出真實的憑據。我們只有這樣說:「親愛的神,我把一切都給你,不為自己留下一點」。——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我也信我兒子所信的】在孫大信去西藏傳福音之前,已有好幾個人在那裡傳福音,為道命。最奇特的一位,名叫卡他信(Kartar Singh),生長在帕他拉省,是孫大信的同鄉。卡他信也是屬於錫克族,為一大地主富家之獨生子,全家的盼望都放在他身上,使他受高等教育,兒子所當有的,叫他都有,沒有一樣缺少。卡他信有幾個愛善慕道的心,覺得一切教育都不能滿足心靈的需要。後來他聽到福音,知道只有耶穌能滿足心靈的渴望,於是立志要作一個主的門徒。

全家的人想盡各種方法都不能改變他的意志。最後他的父親,就叫卡他信的未婚妻前來,向他勸化。那女子生得非常美麗,流淚懇切求告他說:「你若這樣,使我這一輩子不能作人,毀了我的一生。」他看見未婚妻慘欲絕的樣子,情感上不是不受感動;但是他的意志仍很堅強,他說:「謝你厚愛,佩服至深,但是我心已經許與救主基督。」未婚妻聽得這話,肝腸寸斷,自己回到娘家,告訴家人說:「我一點不能挽回那人的心;因為他說,他的愛全部都歸於救主基督。」

不多幾日,他的父親家裡工人所不願作的,但他不以為苦。他為主道心裡迫切,所以決心丟棄工作,周遊帕他拉省四方,傳揚福音,並在旁遮省和其他地方旅行傳道。以後歷盡許多艱辛來到西藏,情願為基督捨命,把福音傳給沒有基督的西藏人。

好幾次藏人想要把他驅逐出境;但他仍舊不肯離去,這裡被逐就逃到那裡。卒被藏人捉住,送到青杭,交給喇嘛,被定死罪。但他一點也不懼怕,放膽直行,自己走到法場,一面行走,一面傳揚福音,見證救主。有人因著他的這樣見證,後來作了信徒。他到達法場,人就剝去他的衣服,把他包在新殺的犁牛皮裡,縫合起來,於太陽,得牛皮縮攏起來逼害他的人聽得骨頭折斷有聲,就在那裡發笑。

這裡在他旁邊地上,只有一本新約聖經,作他臨終時的朋友。他自知不久就要離,請他們稍為放鬆一點,讓他的手能夠拿到他的新約。拿到之後,用盡他的垂死力量,在書上用波斯文,印度土語,英文三國文字,寫些紀念的話,也是他的遺言。意思如下:英文寫的是「這是一基督徒的死地麼?是的。但不是他死,是死亡在此死。」波斯文寫的是「我的生命,我曾千萬次向神求之神既賜我,我仍交回,神全受之。我愛我救主,忠如印度婦,獻身屍,與夫同埋去。」印度文寫的是「主賜我生命,現在交與他,雖然全交回,仍不足以報他的恩惠。」在痛苦中,他反而感謝天父,並求主接受他的靈魂。第三天晚上,他離與主同在了。

孫大信去西藏時,聽到這個消息。及至回到家鄉,聽說卡他信的老父還在,就去看望這位老人,對他說明他的兒子如何為主殉道,並且申明基督的大愛,如何接收他的靈魂。老人聽了,很受感動,說了一句非常動人的話:「我也信我兒子所信的主。」——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

 

【重傷垂死又活了】卡他信(Kartar Singh)殉道時的情形,許多人看見了都大受感動。其中有位青杭喇嘛的秘書,把卡他信的遺言拿去,要知道人為保如此,看了才知卡他信的這樣勇敢剛強,是從新約聖經來的;於是就去勸看新約,漸漸明白,也信了主。幾年之中,生命越過越長進,裡面喜樂越過越增加,覺得不能再隱藏下去,必須明認出來。

一天,他到喇嘛面前說:「我已信耶穌了。」喇嘛說:「你也要敢死麼?」喇嘛毫無憐憫的心,定他死罪,與卡他信同刑,縫在牛皮裡曬乾。還嫌不夠叫他受苦,再用燒紅鐵錐穿他的肉。見他還不會死,又解開拖在街上,用木釘釘入他的指甲,直到垂死,將其丟在城外爛土堆中。他們走開之後,那位受苦的秘書,失了知覺,在那裡躺了多時,漸漸蘇醒,爬了起來。過不多日,傷勢痊癒。眾人見他受過這樣重傷,還能痊癒,害怕起來,以為他有什麼神的法術,超人的力量,能從死裡復活,也就不敢動手再去害他。

後來孫大信見過這人,從他口裡得知卡他信的殉道,又見這人得神非常的幫助,仍在藏人中傳道。——林元度《造就故事真理與靈命》